收藏本站 网站导航 开放平台 Sunday, May 29, 2022 星期日

今年Q1加密行业在美国联邦游说中投入超400万美元

来源 中金网 05-04 23:16
摘要: 游说支出排名前三的是:Coinbase、区块链协会、Block。

  区块天眼APP讯 : 本文来自 The Block,原文作者:Kollen Post

  Odaily 星球日报译者 | 念银思唐

  摘要:

  - 最新披露的信息显示,来自加密行业的联邦游说活动持续增长。

  - 越来越多的加密公司正在华盛顿设立前哨站,甚至包括那些没有正式参与游说的公司。

  加密货币游说团体不断壮大,其支出也在不断增加。

  今年第一季度,行业利益相关者和相关公司在美国的联邦游说上花费了约 440 万美元。

  这一数字勉强超过了 2021 年第四季度的 4,324,663 美元,这标志着华盛顿特区加密货币工作一年的大幅增长。

  The Block 为加密公司和协会收集和分析参议院游说披露的数据。上述数字考虑了专注于加密货币的实体,以及临近领域的公司,其披露的重点是加密或数字资产。

  Coinbase

  在 The Block 的调查中,最大的游说公司是美国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Coinbase 上季度的游说支出为 76 万美元——该交易所一度成为许多激烈争论的焦点,也成为一些监管机构的重点关注对象。

  这个数额包括三名内部说客的工作:Kara Calvert、Kyle Williams 和 Ashley Gunn。这三人于 2022 年下半年加入Coinbase。

  这一数字还包括与外部公司签订的四份有效合同和两份未履行合同,其中包括 Calvert 去年 11 月加入 Coinbase 之前所在的 Franklin Square。

  5 月 2 日,在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一个小组会议上,Calvert 指出,“我从 2015 年、2016 年开始了与 Coinbase 的合作之旅,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这里谈论监管的必要性,以及加密货币作为一个整体将如何改变政策格局的人。”

  Blockchain Association

  在 Coinbase 之后,排名第二的游说者是 Blockchain Association(区块链协会),这是一个代表华盛顿特区加密行业的贸易协会。区块链协会第一季度在游说上花费了 46 万美元。

  “我对游说的感觉比一年前好多了。”区块链协会的执行董事 Kristin Smith 说道。关于在华盛顿特区的业务扩张,Smith 表示:

  “大多数人都意识到这不是一场零和游戏。与更成熟的行业不同,在这些行业中,你的竞争对手会觉得‘我赢了,你输了’,但在加密领域,如果环境明确,我们都是赢家。”

  截至 2021 年初,共有 28 家公司加入区块链协会。Smith 说,由于新成员的加入,这个数字现在是 91。17 名工作人员中,包括 Smith 在内,有 4 人是注册说客。

  Block/Square

  第三大加密游说机构是 Block(前身是 Square),该机构上季度支出 40 万美元。相比之下,Block 报告称,2021 年第四季度的游说支出为 26 万美元。

  该公司自 2017 年以来一直与外部游说者签订合同,但直到 2020 年年中才开始报告内部活动。2021 年 12 月,Block 从 Spotify 的政府关系团队聘请了 Tom Manatos。

  Manatos 和该公司的公关团队都拒绝对 Block 的游说工作发表评论。

  虽然严格来说,Block 并不是一家行业公司,但在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的领导下,该公司对比特币的倾向一直是引人注目和公开的——包括去年 12 月从 Square 更名为 Block。最新披露的信息将“与加密货币和数字资产相关的问题”列为游说领域。

  此外,它还强调了众议员 Patrick McHenry 的“Keep Innovation in America Act(保持美国创新法案)”和参议员 Cynthia Lummis 备受期待但尚未推出的加密货币综合法案。

  其他

  其他在加密货币游说方面活跃的知名机构包括 DeFi Education Fund(DeFi 教育基金),该机构本季度刚刚开始报告内部游说情况。公司内部和与四家外部公司签订合同的总开支达到 26 万美元。

  “我们的主要动机是,我们正在向政府机构开展 DeFi 101 课程,”DeFi 教育基金政策主管 Miller Whitehouse-Levine 解释说,“第一季度的核心问题当然是沃伦法案和制裁问题。但我更加关注自托管领域。”

  在与美国 SEC 的高调法庭大战中,Ripple Labs 报告称,与游说公司签订了三份总计 27 万美元的合同。非盈利机构 Coin Center 也报告称,三份游说合同总计支出 23 万美元。

  需要注意的是,《游说披露法案》(Lobbying Disclosure Act)只要求对有限的活动进行报告。因此,上述团队的政府工作比报告中展示的更加广泛,花费也更多。像 Celo 基金会和 Ledger 这样的公司,最近几个月也开始为华盛顿特区的政府事务团队配备人员,根本没有报告任何游说活动。

  “随着基金会继续与这些相关司法管辖区的政策制定者接触,我们打算遵守这些司法管辖区有关游说活动的所有相关法律,包括必要时进行游说登记,”Chris Hayes 表示。Celo 基金会在 3 月份聘请 Chris Hayes 为政府关系负责人。

  今年 1 月加入 Ledger 担任全球政策主管的 Seth Hertlein 也预测,将会有更多的游说活动:“Ledger 预计会更多地参与华盛顿的正式游说活动。我们计划扩大我们的美国政策团队,并在必要时增加外部代表。”

更多区块链消息,请关注下载区块天眼APP,全球区块链监管查询APP 。

免责声明: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天眼经纪商 更多
天眼交易所 更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