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网站导航 开放平台 Thursday, May 30, 2024 星期四
  • 微信

爱奇艺旗下VR公司业务陷入停滞 超百名员工被欠薪|调查

来源 中金网 08-04 09:44
摘要: VR是一个烧钱的技术活,资金问题一直是梦想绽放的最大难题。

  来源:《科创板日报》

  记者 张洋洋

  XR行业再度遇冷。《科创板日报》记者从多名独立信源处了解到,爱奇艺旗下VR公司梦想绽放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梦想绽放”)业务陷入停滞,在职和离职员工总计超百人被拖欠工资。

  爱奇艺目前是梦想绽放第一大股东,持股49.62%,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也担任后者董事长。记者就此事询问爱奇艺和梦想绽放方面,截至发稿,双方均未回应。

  n

  ▍3月起全员欠薪

  n

  一名知情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从今年3月开始,公司就开始缓发工资,大部分人是发一半或70%,五月和七月则整月没发工资。该人士于今年6月从梦想绽放离职,其表示,公司已经拖欠自己两个月工资,在离职的时候,“他们(梦想绽放)也没有签署任何保证,明确拖欠的薪资何时发放”。

  另一知情人士王轩则表示,公司今年3月让全体员工签署了工资缓发通知,全员薪资按职级按比例发放,6级是80%,7-8级是70%,9级是50%;CEO一级汇报的部门负责人,每月领北京最低生活标准2300元,目前合计已欠薪3个月,部分被裁员工赔偿也未按时发放,去年的绩效也被无故扣发。

  多名知情人士表示,公司目前比较困难,基本是全员欠薪,这半年业务也陷入停滞,并且拖欠了供应商货款,供应链已经停止运转,淘宝天猫京东的店铺商品也已全线下架。

  记者在淘宝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上,确实没找到梦想绽放的店铺。

  知情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一些离职和在职的员工,于8月2日拉了一个讨薪群。截至记者发稿,该群共有134人(在职+离职),而梦想绽放在高峰时期有接近200名员工。

  “现在的问题很大,供应商货款、活动打卡返款、员工工资,最近基本上隔三差五就有供应商人来公司要钱。”王轩称,“因为欠薪,四川德阳的客服团队已经集体申请了劳动仲裁,北京一部分人也打算去申请劳动仲裁。”

  梦想绽放发展到如今这个局面,其实早有端倪。

  7月中旬,梦想绽放为吸引消费者购买VR设备的“打卡返现”活动,被爆出兑现难问题。当时,主体公司所属辖区的市场监管部门的工作人员表示:该公司目前资金出现问题,返卡时间不能确定,会根据约谈和调查情况对其立案处罚。

  7月31日,梦想绽放方面也发布了公开说明,承认面临挑战,无法发放返款,并承诺一定会发放。《科创板日报》记者在社交媒体平台注意到,目前仍有不少消费者在投诉该事件。

  n

  ▍何以至此?

  n

  在XR行业,虽然万众瞩目的苹果Vision Pro已于6月面世,但在这之后,这一行业并未因此而走俏,相关公司在产品研发、商业化、资金供给等方面仍是举步维艰。

  VR是一个烧钱的技术活,资金问题一直是梦想绽放的最大难题。

  今年1月,梦想绽放宣布完成4亿元C轮融资,由青岛经控集团和真知资本联合投资,公司名也从“北京梦想绽放科技有限公司”更名为“青岛梦想绽放科技有限公司”,总部还特意由北京迁至青岛。

  但王轩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C轮融资4亿元其实并没有全部到账,第一笔只有1.5亿元,但很快就花完了,后续资金因对赌条件没达到,迟迟未到账。资金不到位,业务便也无法开展,“这半年业务已经停滞,二季度我们的生产基本都停了”。

  至于融资是否到账,记者也向爱奇艺、梦想绽放方面求证,但尚未获得回复。

  资金难以为继,这家公司今年以来也在通过频繁的裁员来收缩开支。

  王轩还透露,今年3月、5月、6月,公司全员按照50%比例在裁员,研发是重灾区,“好些项目都没人接收”,HR这几天集体消失,目前仅剩不到百名员工。

  值得一提的是,7月中旬,梦想绽放高层发生了人事变动。前小米To B业务副总裁白鹏加入任CEO一职,原CEO熊文离职。

  员工和业界寄希望于白鹏的入职,能拯救这家风雨飘摇中的公司,“新CEO来了之后,也确实努力在跟投资方协商融资问题,但目前没有进展”,知情人士称。

  从国内市场占有率来看,综合多个第三方机构的数据,梦想绽放一直维持在第二的位置。

  行业巨头业务停滞、员工被大规模欠薪,事态发展到这步田地,王轩总结为管理层决策失误:花钱太快,盲目扩招、不计成本从海外引入游戏内容,包括那个打卡返现项目,“这些都不是创业公司应该有的姿态”。

  有行业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分析称,VR技术需要的资金太多,梦想绽放进入研发太晚,产品竞争力不行。打卡返现活动,砸钱抢用户、占市场,培养消费习惯,营销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却没有等待市场的爆发,难以用额外的起量去覆盖“打卡”带来的BOM(物料清单)亏损,以及人力成本。

  多名知情人士表示,许多员工由于工资拖欠,已经无法按时偿还房贷和房租,生活陷入了困境,有的员工已经跳槽,有些甚至不得不离开北京。

  n

  ▍员工寄希望于爱奇艺挽救危局

  n

  去年年底至今,伴随Meta、微软、腾讯等领头企业相继收缩旗下元宇宙和XR业务,全球XR行业遇冷,尤其是今年以ChatGPT为代表的生成式AI占领科技主线的情况之下,XR市场似乎更显落寞。

  梦想绽放此番遭遇,让当下风雨飘摇局势不稳的XR行业更增几分冷风。

  从《科创板日报》记者与多名行业人士的交流来看,目前的XR设备,B端市场比C端市场需求更大,也更好做。但梦想绽放此前一直是面向C端市场。

  王轩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C端用户对体验和内容的要求很高,“可以说是花买小米的钱,想要苹果的体验”,加上这个赛道的拐点确实还没真正找到,硬件、基础条件、算法、软件内容都需要支持。

  “太难了,除非以不盈利的想法来做,当时(2016年)爱奇艺找熊文来做VR,他就跟龚宇(爱奇艺CEO)说了,要做好5年不赚钱的打算。”王轩称。

  梦想绽放此前也想转变市场定位。王轩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2022年年中,原CEO熊文组织公司核心员工开过一次战略研讨会,梳理这几年做过的事,基调是倾向B端,新CEO白鹏继任后,重心也是to B。

  但to B面临的问题就是,“每个客户的需求都不一样,个性化太强,我们没那么多人力资源支持”, 如果to B和to C“两条腿走路,以我们资金,根本不行”。

  这家由爱奇艺内部孵化、运营的公司,由此陷入泥潭。

  爱奇艺目前是梦想绽放第一大股东,持股49.62%,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也担任后者董事长。陷入困局中的梦想绽放员工寄希望于爱奇艺能挽救危局。

  多名知情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他们已经多次在内部聊天工具上给龚宇发信息,希望他能帮助解决工资拖欠的问题。

  但对于龚宇的回应,他们似乎并不满意,“所有人得到的回复都是模板化的,第一句就是强调爱奇艺和梦想绽放是两个独立的主体”。

免责声明: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