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网站导航 开放平台 Thursday, May 30, 2024 星期四
  • 微信

Curve CEO 的大额套现行为会产生蝴蝶效应么?

来源 中金网 06-20 09:57
摘要: DefiLlama数据显示,在Aave v2的CRV市场,如果CRV价格跌至0.372美元,这笔借贷行为中2.888亿枚CRV将面临清算风险,但是在Michael Egorov的强力护盘之下,6月19日,其健康系数已经恢复到了1.72。

  近日,Curve CEO的抵押CRV套现的行为频频遭受质疑。

  事情的起因是SEC监管使加密市场陷入了持续的低流动性,CRV的价格持续下跌,在一周内下跌超过23%。而此前,Curve的创始人Michael Egorov被爆出将2.88亿枚CRV代币(该笔CRV约占流通中CRV的33%)作为抵押品,在Aave上借入约6300万美元的USDT,似乎是为了避免这笔稳定币贷款被清算的风险,在上上周六CRV大幅下跌超过17%之后,Michael Egorov将 3800 万个CRV存入了去中心化借贷平台 Aave,用以稳定住CRV的价格。

  DefiLlama数据显示,在Aave v2的CRV市场,如果CRV价格跌至0.372美元,这笔借贷行为中2.888亿枚CRV将面临清算风险,但是在Michael Egorov的强力护盘之下,6月19日,其健康系数已经恢复到了1.72。

  实际上,Michael Egorov在AAVE上抵押的2.88亿枚CRV他在借贷协议上抵押CRV借贷稳定币的一部分。据链上数据显示,在包括Aave在内的四个借贷协议上,Michael Egorov均有CRV的抵押贷款,目前Michael Egorov 共抵押了2.69 亿美元的CRV,借出了1.003 亿美元的稳定币。

  用户留下了许多疑问:Michael Egorov为何会手握如此多的CRV?他借出的稳定币用来干什么了?创始人的大额套现行为会对协议有何影响?其行为是否应该被监管以及如何监管?

  疯狂的大额借贷

  根据链上数据显示,截至6月19日发稿前,已知的Michael Egorov 的在各DeFi 协议的仓位如下:

  在Aave抵押近1.77 亿美元CRV,借出6048万USDT(此比贷款在这几天已经陆续还款了一部分,最早时抵押数额为2.88亿枚CRV,现在为2.85亿枚);

  在Abracadabra抵押4976万美元CRV,借出2045万美元MIM;

  在Fraxlend抵押2794万美元CRV,借出约1271 万美元FRAX;

  在Inverse Finance抵押1472 万美元CRV,借出666万DOLA。

  目前他总共抵押了2.69亿美元的CRV,借出了1.003亿美元的稳定币。这些抵押借贷的CRV总计4.33亿枚,而CRV的流通总量约为8.53亿。也就是说,Michael Egorov曾手握流通中超50%的CRV量。

  在最初的代币分配机制设置上,CRV会把62%的代币分配给流动性提供者,30%分配给股东(团队和投资者)。Michael Egorov大致也正是通过早期去提供流动性以及作为团队创始人得到了大量的CRV,目前每天Michael Egorov的钱包内仍旧会收到大量的质押奖励。

  这些大额的抵押,在市场流动性下降,CRV暴跌之下,引发了对于清算到来的恐慌。清算本身是不可怕的,可怕的是清算带来的连环效应。在Defi的借贷中,因为虚拟货币的价格波动大,所以一般都是通过超额抵押借贷另一种虚拟货币。而当抵押的虚拟货币大幅下跌时,对于借贷人来说其实就没有了还款的动力(因为其借出的另一种虚拟货币尤其是稳定币的价格就高于了借贷抵押资产),这时对于池子来说,就出现了一笔坏账,就像传统金融一样需要拍卖抵押资产来抵账一样,在Defi中,由清算人来买入这些抵押的资产。

  DeFi 上的清算是按照市价清算,可以理解为一旦到达清算线,那么这些抵押资产将会被市价抛售,那CRV到的价格会进一步下跌,在市场流动性较差时,便会造成投资人的恐慌抛售。

  比如Curve创始人Michael Egorov用占市场流通盘33%的CRV在Aave上借贷USDT的这笔最大一单贷款,根据DefiLlama数据显示,在Aave v2的CRV市场,如果CRV价格跌至0.372美元,这笔2.85亿枚的CRV大额抵押贷款将面临清算风险。目前该笔借贷的健康系数为1.7。

  如若真被清算,那么将出现的可能就是因为该笔款项的巨大抛压所造成人们的恐慌,会纷纷抛售CRV。为了应对这种抛售所带来池子内资金的挤兑,Michael Egorov目前所做的事情便是存入更多的CRV来增加CRV的超额抵押率。比如在上周六CRV大幅下跌超过17%之后,Michael Egorov将 3800 万个CRV存入了去中心化借贷平台 Aave,用以稳定住CRV的价格。

  根据链上分析发现,Michael Egorov最近几天在借贷市场上动作频繁,大致是他利用自己手中的CRV,在四处借款,然后还款给Aave,防止在最大的平台上被清算。下图为6月17日Michael Egorov借贷还款的一部分操作。在四分钟内,Michael Egorov先是在Aave V2中提取一定数量的CRV,然后再通过Inverse存入这笔CRV来借出一定量的DOLA,再通过Curve的换币机制转换将DOLA换成USDT。最后把USDT还给Aave v2。这样一套操作下来,看似是还款了一部分的USDT到Aave v2。但是实际上他还是拿着CRV在贷款。或许正是舆论在盯着Michael Egorov在 Aave平台上的这笔最大的贷款,所以Michael Egorov在“紧急少量”还款。

  套现疑云和未兑现对投资人承诺而被起诉的创始人

  Michael Egorov拿借来的稳定币去干什么了?根据Lookonchain 的分析显示,Egorov 向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finex 发送了价值 3770 万美元的 USDT,而向做市商协议 Wintermute Trading 发送了价值 5100 万美元的 USDC。

  根据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 报道,Michael Egorov 与其妻子 Anna Egorova 近日花费 4100 万美元买下位于墨尔本的豪宅 Avon Court,一举创下今年以来维多利亚州房产最高的成交纪录。此外,去年 3 月,这对夫妇还以 1825 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一座两层五居室意大利式豪宅。

  这座名为 Avon Court 维多利亚式豪宅占地 4251 平方米,共设有九间卧室、七间浴室、健身房、蒸汽浴室、两个游泳池、一个游乐场、一个迷你足球场、一个可停放 10 个车位的地下车库和六个厨房。

  创始人Michael Egorov 一边靠着大额抵押CRV贷出稳定币,一边在大笔出售USDT,这很难摆脱套现嫌疑。在传统金融市场上,如在美国想通过股票抵押贷款,首先需要公司本身在市场上有一定稳定的交易量,贷款机构必须确保抵押的股票有足够的流通量可以变现金抵债。当抵押的股票价值跌一定幅度(一般是30%),借贷方需要增加抵押股票的数量去补回差价。

  在股票市场上,大股东的抵押股票贷款的行为,在熊市之下都会引起市场的高度恐慌, 股 价 会大 受 打 击, 大 众 的 惊 慌 抛 售 又将进一步挫低抵押的价值,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将会发生。所以大股东的抵押行为被要求要及时主动披露的,以让股民们去做出决策。

  在Defi中,对于类似的行为是否可能有监管的可能吗?相对于传统金融,Defi因为链上的透明以及一系列写成代码的机制,相对于传统股市中的这种行为,其实所造成的对于整个生态的影响会相对较小。

  DeFi风险管理器Gauntlett曾向Aave治理社区建议,冻结Michael Egorov钱包地址贷款头寸中的CRV代币。 Gauntlet表示,它检查了有关钱包的风险状况,该钱包严重依赖CRV代币作为抵押品。

  而这样的建议是否会被采纳,十分考验社区治理的能力,而就算采纳了,对于Michael Egorov来说,又有多少威慑力呢?对于类似的情况发生之后,如果链上和社区治理目似乎没办法避免和解决类似Michael Egorov大额套现的问题。Michael Egorov的这一行为伤害了人们朴素的情感,人们认为作为创始人,他似乎不应该如此大额抵押套现,似乎应该对项目全情奉献和负责。但是作为创始人,他如果是完全利用Defi设定好的机制去获得了大量CRV,其实无可厚非。

  但是对于Michael Egorov在现实世界中的违法行为,线下的法律还是可以监管的。目前,Michael Egorov本人在现实世界中,正在被三家知名加密风险投资公司 ParaFi、Framework Ventures 和 1kx 联合起诉,指控Michael Egorov 从事欺诈行为和盗用商业机密,导致他们的重大经济损失。

  他们指控称Michael Egorov 通过欺诈致富,将原告的资金存入了 Curve 的流动资金池,作为提供流动资金的奖励 Michael Egorov 收到了 CRV 代币和费用,还出售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 CRV 代币(原告辩称这些代币属于他们)。三家 VC 表示没有收到承诺的 Swiss Stake 股权,他们近 100 万美元的资金从未归还,也从未收到他们声称有权获得的价值数千万美元的 CRV。

  也就是说,如若属实,在早期他承诺给投资人的作为流动性提供者的回报并未兑现。那么他手上的一部分CRV就不是合法获得的。

  Michael Egorov在创办Curve之前在NuCypher 任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更早则是在 LinkedIn 从事件基础设施建设。有物理学家的背景经验,曾在与量子计算和密码学密切相关的领域工作。另外,他是2003年国际物理学奥林匹克比赛的铜牌获得者,毕业于莫斯科学研究技术学院。

免责声明: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