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网站导航 开放平台 Tuesday, June 25, 2024 星期二
  • 微信

CZ 香港全文:很多政府尝试控制加密货币反而触发加密货币增长

来源 中金网 04-14 11:06
摘要: 对监管者来说,能对行业有深入的理解是非常必要的。

  原文链接:

  https://www.web3festival.org/hongkong2023/live?lang=zh-CN

  CZ:大家好,我是币安的 CEO,由于时间的冲突没有办法去到现场,我去过香港很多次也非常喜欢这里,也期待下一次能够参加这个会议。

  邓超(主持人):今天这个课题是谈 CeFi,我要代表观众问一些问题,关于 CeFi 的生态系统,要听一听你的想法和你的洞见。首先从用户最在乎的安全问题,最近我们看到有一些安全事故,前几年有一些人在说,由于 CeFi 对于中心化基础设施的依赖,没有那么安全。我们怎么样预防基础设施的故障,以确保用户的资金是安全的?

  CZ:CeFi 和 DeFi 有不同的风险,都需要将安全列入考量,CeFi 有自己的风险特征,不是说一个比另一个更安全,你必须把安全的措施考虑进来。对于 CeFi 来说,CeFi 的交易所也可以是非常透明的,有很好的储备证明,这个在区块链上是可以验证的。CeFi 的平台如果是透明的话,其实是可以比传统的金融服务提供商更加透明。

  谈到 DeFi,如果你能把自己的密钥妥善保护的话,自己保管私钥就会是是一个好的方式,也会有更多控制权。但我认为,今天大部分人是没有办法完全妥善保护自己安全或密钥的,即使使用电脑或硬件钱包,仍需要做备份,并且也要保护备份资料,所以有很多因素,有不同的风险特征。用户必须将这些都纳入考量,不能只单方面考虑说一个比另外一个好。而且在使用 DeFi 的时候钱包也可能会被攻击,我昨天就遇到这样的例子,有一位用户的钱包 IP 地址被泄露了,就导致他失去了资金。

  邓超(主持人):第二个问题是和安全相关的信任,关于一些臭名昭著的 CeFi 平台内部坍塌以后,在新闻上、头条上一直围绕着 CeFi 的关键因素“信任/缺乏信任”,用户怎么信任 CeFi 公司呢?CeFi、Web3 公司能做什么事情重新在用户群体内建立信任,包括其他相关的利益相关方取得信任。

  CZ:当我们在谈信任的时候,我通常会考虑到三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对于科技的依赖。在我们这个去信任化的行业,是可以使用技术来验证的,技术在某种程度上能够产生效用。如果用比特币,或使用区块链,就可以自行验证你的钱是不是在那,你的密钥等。

  第二个层面,对于平台来说,你做任何服务和业务,即便说使用区块链、比特币,还是要信任社群。这种信任需要时间来验证,特别是对中心化平台。过去十年有成千上万的失败交易所出现,所以信任需要时间来取得,并且是必须通过我们的行动去证明,我相信,币安拥有非常强的用户信任。

  第三个层面,要进行自我教育和风险管理。每一件你所做的事情都有风险,中心化平台有风险,DeFi 也有风险,传统的金融服务供应商、银行都有风险,甚至各个国家都有风险,你只需要学习风险的管理就好了。非常重要的是,不要用一种非黑即白的天真方式看待事情,要有平衡的视角。

  邓超(主持人):对于安全放心信任平台之后,下一个问题是谈到交易所是让人们进入到加密货币或 Web3 的门户。很多人是通过币安进入到加密货币、进入到 Web3 领域,但是看看用户的体验,在 Web2 和 Web3 的应用中还是有体验差距的,到底是什么阻止了用户在某种程度上进入到 Web3 呢?你能不能分享一下币安在提升用户体验上做了什么工作,你是怎么样看待 CeFi 能够更进一步提升用户体验,将更多用户带入到 Web3 世界的呢?

  CZ:确实是这样,今天 CeFi 在 Web3 的体验并不是那么好,从用户的角度来说,他们需要注册,需要做 2FA 认证,需要做硬件密钥,还要做 KYC 和地址证明,不同阶段会有很多的风险控制。在 Web2 里,大部分 Web2 不需要做 KYC,大部分社交媒体例如在使用 Google、WeChat 时是不需要做 KYC 的,因此 Web3 这种用户体验并不像使用互联网那么简单。

  谈到 DeFi,大部分的 DeFi 是没有 KYC、AML 流程的,其实它更加容易使用。但今天大部分人倾向使用 CeFi,因为他们更青睐于使用邮件、客户服务的支持,如果失去了密码,在通过验证后可以简单找回来。在 Web3 世界,因为我们在处理的是用户的资产以安全至上。我们目前还没有实现一个最优解,让所有的东西都非常安全同时非常易用,安全和便捷是成反比的。我们必须使用非常多的安全措施,希望在相应技术的提升后,我们可以减少这些层层措施。币安会按国家、按区域有当地 KYC 的流程,用当地政府资料库和用当地供应商提出专业化、定制化解决方案。比如说用当地驾照来进行KYC,使用本地化的解决方案。但总体来说,我本人对 Web3 的使用体验还并不是很满意,有很多提升空间,但这也意味着有很多机会。

  邓超(主持人):谢谢 CZ,你一开始谈到了 CeFi 和 DeFi 的比较,今天下午也有论坛讨论了这一课题。结论不是 CeFi 和 DeFi 对抗的情况。可能有一段时间,CeFi 和 DeFi 是共存的,你同意这种结论吗?你觉得 DeFi 和 CeFi 在未来一年或几年内会不会共存?

  CZ:确实,CeFi 不是反对 DeFi,而 DeFi 也不应该反对任何人。在去中心化的世界以及去中心化的行业内不应该有门槛,任何人都可以参与。任何两个人在一起合作就是中心化,纯粹的去中心化就没有合作了,当你形成公司、形成项目团队的时候,这就是中心化,总是会有一些中心化的元素在去中心化的世界上。从 DeFi 角度,我们要帮助更多人从传统行业进入到加密资产与DeFi行业,在这两个地方之间搭建“桥梁”,我们也在积极促进这种转换。所以当下我们要做的是一起协作,在技术、产品服务方面填补差距。因为有太多差距要填补,这无关竞争,无论使用 DeFi 还是 CeFi 都是用户的选择问题。更多人使用 DeFi 的话,也会有更多人使用 CeFi,两边都有不同的用户群体,我们只需要一起合作把行业做大。

  邓超(主持人):就 CeFi 和 DeFi 的比较,你怎么看待大规模采纳?我们已经有几轮周期讨论这个事,你觉得什么会触发加密和区块链大规模的采纳,触发点会是什么?是杀手级应用吗?是监管吗?还是竞争吗?现在进度到了哪里了?到底什么会是下一波触发点?

  CZ:什么能够触发下一次大规模采用,这个问题总是随着时间有所不同,说实话我也没法预测,2013年初我也无法保证预测比特币会像这样大规模地起飞;2017年是 1CO 的一年,每个人都在做 1CO;2020年中的时候 DeFi 起飞了,紧接着2021年的热点是 NFT。当下重要的是我们要提供生态环境,让人们可以尝试不同的东西,不同事物需要的时间是不一样的。今天如果这样问我的话,我想说很多国家政府在尝试控制加密货币,但这样做可能反而触发了加密货币的增长,对于传统金融市场更多的限制,就会促使更多人来到加密货币的市场。想要让大家留在传统金融,最好的做法是让传统市场费率降下来,让交易更加容易,更好提升用戶体验。但传统金融行业目前内缺乏改进,这是我们现在或将来看到推进行业的动力。

  邓超(主持人):你既然提到政府和业界,结束之前我必须得问一下关于监管方面,你的看法。非常感谢香港政府大力支持 Web3 行业,这也是为什么这个星期我们能够聚集在香港出席 Web3 嘉年华。我们都同意监管机构应该参与互动、交流制定好的规则、好的监管框架,也需要能够平衡、鼓励创新和防范非法行为和犯罪行为。你会给监管机构什么样的建议呢?如何才能设计深思熟虑又有实际务实的监管框架。同时你会给业界从业者什么建议?在座有很多从业者都在跟监管机构对话,这确实是非常重要的话题。

  CZ: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议题。我完全同意你所说的,行业如果没有监管的清晰度是最糟糕的,哪怕有严格的限制性监管制度都好于这个,从业者至少知道可以做什么事情。举例来说,2017年中国监管要求交易所停止运营,所以我们离开了。在有清楚监管规则的情况下,仍会出现一些或好或坏的决定。每一个监管方向的决定肯定是有所考量的,需要找一个理想的平衡点,同时平衡也可能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改变的。

  当行业还在很早期的时候,主要是要让行业发展,因为那时候你还无法预测什么东西会成为热点。例如在NFT还没有推广开的时候,没有理由需要为其设置监管,或者为未来某一个我们还不知道的领域设置监管范围,现在我们需要让行业先发展成长,在行业成长起来之后,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不法分子或损坏其他利益的人,这时候我们就需要将这些人隔绝在监管之外,以防止他们去伤害其他人。

  还有一种自然的倾向,监管者试图用传统金融行业的监管模板,套用于加密货币领域,但这两者是不一样的。而且加密资产类型也不一样,有的看上去更像证券,有的看上去是商品,有的看上去是功能代币,而有的是结合了上述的几种特征。

  因此对监管者来说,能对行业有深入的理解是非常必要的,我必须直白地说,目前大部分监管者没有加密行业经验,大部分金融业监管者仅有银行从业经验,所以行业之间的交流就显得非常重要;对于从业者而言,必须非常积极地跟监管机构打交道,比如我们积极与各国监管机关交流沟通,有些国家政府监管接受度非常高,有些则是持怀疑态度的,这都不要紧,我们要做的就是持续耐心地交流。通常第一版监管条例,会限制过度。从现在有限的监管框架,到一下子变成过度严厉的监管,肯定要有调整,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找到最佳的平衡,这是我的观点,币安也在世界各国非常积极主动地跟监管机构交流打交道,我们也乐意在香港探索更多可能。

  邓超(主持人):接下来两三年哪个 Web3 的领域会让你非常兴奋?

  CZ:很多方面都不错。我的重点主要是基础应用,我称之为所谓实验性的或者早期创新,这是我这个人的性格决定的。一但技术被证明可行,我会希望能够让上亿人都受益。

  现在有些实验非常有意思,NFT、比特币以及其他的区块链、加密货币支付,说到底还得解决钱包的问题,今天的钱包不够好用,我认为这是目前最大的阻碍加密货币采用的困难点。对于币安而言,我们作为平台服务商,要做得是让人们能够接触到加密货币,也能让项目打造加密货币生态系统。这是我们的角度,但我个人对很多东西都觉得非常有意思。

免责声明: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