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网站导航 开放平台 Tuesday, November 29, 2022 星期二
  • 微信

重建亚洲金融中心地位,香港能否借助 Web3 迎来下一个「八达通时刻」

来源 中金网 10-31 11:50
摘要: 失去的25年,香港的科技行业将如何破局?

  【编者按】

  10 月 31 日,香港特区政府今日发表有关虚拟资产在港发展的政策宣言,阐明政府为在香港发展具活力的虚拟资产行业和生态系统而订定的政策立场和方针。同时推出试验计划,包括 2022 年香港金融科技周发行非同质化 Token(NFT)、绿色债券 Token 化及数字港元。

  新加坡在亚洲的崛起让曾经亚洲几大城市极其难受,当然包括香港。最明显的表现莫过于 2022 年 9 月,几乎亚洲的全球性活动均在新加坡举办,导致新加坡住宿成本飙升。但曾经的亚洲中心也没有坐以待毙,今天的宣言仅仅是开始。看起来,经历阵痛后,香港试图重回亚洲金融中心的地位,Web3 是香港尝试的一个重要方向。

  很多人都表示中国香港之于科技产业的二十余年,是不断错过的二十余年。之所以说是「错过」,是因为香港并非没有创新能力。

  1997 年 9 月,香港八达通卡的推出,迅速成为了当地最受欢迎的电子支付系统,也成为了这座城市培育创新科技能力的象征。

  但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香港先大陆一步推出了一款语音 IM 应用 Talkbox,最终却完全被微信所超越;在更近的人工智能时代,著名 AI 独角兽商汤科技原本就由汤晓鸥带领的香港中文大学工程学院团队成立,但后来商汤却选择了扎根上海。不仅如此,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科技大学等高校每年也在向企业和学界输送着海量人才。

  香港科技产业的发展迟缓,起初部分人将其归咎于 2000 年左右「硅港计划」的失败。

  1998 年 10 月,当时中国香港特区行政长官董建华在其上任后的第二份施政报告中提出科技兴港,要把香港发展成为国际创新科技中心。但这一项目却迟迟没能推进,一方面是因为政府在批地上话语权很低,另一方面也包括了当时美国限制半导体制造设备向香港的出口等。

  但这些理由显然不足以解释后来的问题,在移动互联网及 AI 崛起的热潮中,有很多企业都是从 2010 年左右才开始发展起来的后来者。而在这些领域的失败,主要还是源于香港的人力成本高、科技领域缺乏资本关注,以及产业链和市场的不完善等因素。

  深圳无人机公司大疆(DJI)创始人汪滔,曾在第三任特首梁振英来考察询问「大疆公司会不会迁往香港」时表示:「全球最好的产业链分工在深圳,最优秀的工程师在深圳,这里的创业成本很低,深圳有最好的工业化体系,DJI 是离不开的。」

  此外,香港的房地产行业、金融服务业、贸易及物流业和旅游业,总共占据了其 GDP 的 60%,导致资本对科技的关注度不够。如商汤科技的人脸识别技术虽然诞生于香港,但其成长起来借助的资本与市场,依靠的还是内地。香港该如何破局,追赶已经失去的二十余年?

  不过如今,NFT 和元宇宙等 Web3 产业正在香港快速发展,逐渐涌现出了新一批以数字技术为首的初创企业,这座城市或将迎来它下一个「八达通时刻」。而去年,商汤科技也回到了香港在港交所上市,首日股价便上涨了逾 23%,令市场惊喜。

  或许,香港将逐步摘下其「拥有创新能力但不具备创新土壤的标签」,在 Web3 的赛道里弯道超车。

  象征着科技创新的「八达通卡」

  当「八达通卡」于 1997 年 9 月推出时,这个本土诞生的电子支付系统成为了香港最引人注目的高科技应用,它也因此成为了在这个拥有世界级基础设施、法治、有利营商政策和不断扩大技术人才库的城市中可以取得成就的象征。

  据八达通卡运营商称,由于公众的广泛接受程度,使得这种非接触式智能卡的使用范围从城市的公共交通网络成功扩展到了停车设施、隧道收费、学校、零售业,甚至用于住宅和商业建筑的门禁控制等。此后,该技术还被大陆、荷兰、阿联酋和新西兰的各种项目采用。

  即使在市场上还有其他电子钱包可供选择的时候,大多数香港人(约 630 万合格居民中的 70%)去年仍选择了八达通数字支付平台来存储政府提供的 5,000 港元消费券。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香港共约有 3040 万张八达通卡在流通。

  市民在深水埗港铁站内刷八达通卡领取香港政府最新一批消费券

  不过,在近 25 年后,香港下次「八达通时刻」的希望却一直未能再次实现。

  而实现这一愿望最近也因一系列破坏性事件而变得复杂:香港的反政府抗议活动、中美贸易战、新冠病毒大流行、该市「动态清零 Covid-19」政策施加的限制,以及在最近的移民浪潮中,香港经历了一系列的经济放缓和人才流失。

  新冠疫情加速 Web3 产业扩张

  不过,在人工智能公司 SenseTime 和货运物流服务提供商 GoGoX Holdings(前身为 GoGoVan)等公司近几年的快速发展后,香港科技行业的一些研究表明,新一波以数字技术为首的企业可能会取得突破,并成为这座城市新的印记。

  而最近,总部位于香港数码港的大型视频游戏和风险投资公司 Animoca Brands 的联合创始人兼 CEO Yat Siu 也表示,香港科技行业已展现了一些令人兴奋的创新。

  Animoca 于 2015 年 1 月至 2020 年 3 月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上市,目前已对各种与 NFT 相关的区块链公司进行了 200 多项投资,包括流行的 NFT 市场 OpenSea、NBA Top Shot 数字收藏品制造商 Dapper Labs 和元宇宙游戏 Alien Worlds 等。

  香港最新的科技独角兽 Animoca Brands 押注电子游戏 NFT

  「在过去几年新冠大流行期间,与元宇宙和 Web3 相关的产业,包括 NFT 都在起飞。在这个领域出现了许多新的初创公司,他们在 Play to Earn、虚拟房地产和电子竞技等领域正蓬勃发展」,Yat Siu 补充道。

  元宇宙是一个身临其境的虚拟世界,人们的数字身份可以像在现实生活中一样相互交互。Web3 是基于去中心化和区块链的万维网的新版本,区块链是比特币等加密货币背后的数字账本技术。

  NFT 则是代表数字文件所有权的区块链注册数据的唯一字符串。因此,NFT 被认为是有价值的,因为人们可以像实物一样购买和交易这些数字资产。

  「NFT 代表了数字财产和元宇宙的未来,」Siu 还表示,「这个空间还很年轻,任何有进取心的人都有很多机会,这是人们发展事业和探索新想法时应该考虑的最佳领域之一。」

  此外,拥有约 5,000 名成员的香港创业社区 StartupsHK 的联合创始人 Casey Lau 同样表达来了对这个领域的看好:「总的来说,我认为 Web3 令人兴奋,最终将触及每个行业。」

  紧接着,同时担任亚洲最大科技盛会「RISE」联合主持的 Lau 还表示,「尽管我们并没有真正解决 Web2 中的所有问题,但与 Web1 相比,市场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不过我们仍需要继续前进。」

  NFT 和元宇宙业务在香港蓬勃发展

  Web1 是互联网的最早版本,它是在美国政府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的倡议下发展起来的。与此同时,Web2 描述了互联网的当前状态,它具有更多的用户生成内容和易用性。

  Web3 则将互联网带到了全新的水平,它使用去中心化网络将数据的控制权归还给所有用户。目前,香港已经形成了一个充满活力的元宇宙和 NFT 爱好者社区,艺术家们采用加密货币将他们的作品作为 NFT 出售,而各种卡通头像项目正在争夺人们的金钱和注意力。

  Degenerate Ape Academy 是 Solana 区块链上一个受欢迎的 NFT 项目,他们在最近的圣诞节和新年假期中租用了中环的广告位来推广他们的 NFT

  此外,总部位于香港的 Metaworld Development 项目于 3 月启动,旨在吸引人们投资 NFT。这些 NFT 是在元宇宙平台 Decentraland 和 The Sandbox 上创建的昂贵虚拟土地,Metaworld 团队的策略是交易虚拟土地组合,将其出租给主要品牌,然后将资本收益分配给 NFT 持有者。

  同月,《南华早报》宣布剥离了其基于区块链的 NFT 业务,独立成立一家名为「Artifact Labs」的新公司,将香港拥有 118 年历史的英文报纸的艺术、照片和内容转化为可交易的 NFT。作为一个独立实体,Artifact Labs 还可帮助将包括学校和博物馆在内的其他组织的财产变成数字收藏品。

  其中,最初的收藏品项目——「1997 高级系列」,在 3 月份的销售额达到 126,000 美元,这是使用一种名为 ARTIFACT 的区块链元数据标准开发的。该标准是专门为历史和档案 NFT 所设计,建立在 Flow 区块链上,并且同一个 NFT 的第二个系列在 4 月仅用了两个多小时就售罄。

  该项目的成功,表明了 NFT 的持续增长势头。根据区块链数据平台 Chainalysis 的数据,过去一年 NFT 市场蓬勃发展,其价值已超过 400 亿美元。

  区块链数据平台 Chainalysis 的数据,2021 年全球 NFT 市场的销售额超过 400 亿美元

  而本月早些时候,互联网公司雅虎和元宇宙平台 Meta 同样为香港新生的元宇宙行业提振了信心。Meta 表示,这座城市将作为试验场,在那里它将推出一些举措,以探索虚拟世界在日常生活中的潜在用途。随后,雅虎也宣布将推出一系列元宇宙活动,探索沉浸式广告技术并将发布数量有限的 NFT。

  投资风险提升,行业亟需监管

  另一方面,香港国际律师事务所 Seyfarth Shaw 的合伙人 Paul Haswell 则表示,「虽然 Web3 和元宇宙预计将对潜在的本地创新以及更广泛的互联网发展产生影响,但还有其他企业更需要资金和政府的支持。」此前,Paul 一直为技术公司提供咨询。

  「香港的科技行业在两个层面上运作。」Paul 补充道,「有一些华丽的新技术,比如 NFT 和元宇宙,这个领域产生了大量的新投资,还有创新者正在努力改变我们开展业务的方式、以及保护我们的健康和提升我们的生活。」

  「不过,在投资一个猫的 NFT 之前,请也考虑下投资一家新的初创健康科技公司或一家寻求应对气候变化的公司。」此外,「与其使用 NFT 出售猿猴的照片,不如想想如何利用它们来彻底改变香港的各种记录系统甚至财产交易。」

  目前,对 NFT 和虚拟世界的兴趣日益浓厚,已使得该领域正成为欺诈和诈骗的沃土,受害者几乎没有追索权,监管机构一直未能跟上快速的市场发展。

  不过今年 2 月,据政府运营的网络安全监管机构「香港计算机应急响应小组协调中心」称,涉及 NFT 和元宇宙的风险已被确定为今年需要关注的主要安全威胁之一。该警告表示,犯罪分子可以窃取敏感的用户信息或访问他们的账户以盗取财富,无论是在资产交易的地方还是存储的地方。

  同时,投资狂潮加剧了该领域的犯罪活动。Chainalysis 的数据显示,去年被非法在线地址通过网络钓鱼诈骗的加密货币总价值达到了 140 亿美元。而 6 月 6 日,香港证监会也表示,部分 NFT 构成必须受到监管的投资产品,并警告投资者投资此类代币所涉及的风险。

  人才流失问题凸显,疫情缓解经济将迎来复苏

  此外,香港人力市场熟练的劳动力也日益短缺匮乏,人才不断流失,尤其是在科技领域。香港总商会调查表示,在最近的一波移民潮中,一些企业一直在努力应对人才流失问题,近五分之二公司的运营已受到了不利影响。

  仅去年,就有约 4 万名香港人向警方申请无犯罪记录证明,这也是移民加拿大、美国和澳大利亚的一项重要要求,而上一次如此之高的申请还是在 1989 年。另外,据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局的数据显示,2021 年有 3,444 名香港人在该国获得了永久居留权,是 2019 年疫情前的两倍多,也是 2010 年时的 15 倍。

  「人才流失是香港最大的长期挑战,」Animoca 的 Siu 表示,「目前,这座城市仍然受到旅行活动的限制,而世界其他地区已在陆续开放,让人们能够开展业务,最终多样性和创造力的丧失将会影响到香港商业、文化、教育乃至社会的方方面面。」

  即将离任的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同样对此表示了担忧,她 3 月份称,严格的抗疫限制导致了商业人才的退出,而外籍人士的大量外流,将迫使越来越多的公司在海外寻找新的人才。

  不过,Seyfarth 的 Paul 则称:「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我们也有必要思考下如何将损失降到最小,届时对大湾区和北方都市计划的投资将可能有助于鼓励人才返回香港。」

  而目前,关于 NFT 和元宇宙等新兴产业相较传统行业优势的讨论仍不多见,这可能也是香港迎来另一个「八达通时刻」的一大障碍。

  但随着全球更多经济体开放,香港也有望效仿,为创造和推动创新提供优质的平台。「总会有来自优秀学校的毕业生想要在亚洲开启他们的职业生涯,而对他们来说,香港仍会是一个不容错过的选择。」StartupsHK 的 Lau 笃定地说道。

  原文链接

  律动 BlockBeats 提醒,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于 2018 年 8 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文件,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免责声明: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