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网站导航 开放平台 Thursday, July 29, 2021 星期四

没有合约的 DAO:揭秘 MetaCartel 诞生、成长和转型的故事

来源 中金网 07-22 13:58
摘要: 记录 MetaCartel 诞生的视频会议在 YouTube 上无人问津,但 MetaCartel 已形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生态圈,并且依然在急速扩张。

  区块天眼APP讯 : 记录 MetaCartel 诞生的视频会议在 YouTube 上无人问津,但如今的 MetaCartel 已形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生态圈,并且依然在急速扩张。

  原文标题:《代码上的灵魂 - 一个 DAO 的故事》

  撰文:王超,Empower Labs 发起人

  DAO 是 Empower Labs 多位成员重点关注的方向。过去这段时间我们收集了多个不同类型 DAO 的资料,学习他们的目标、类型、运营模式、法律架构、底层合约等,也发掘了这些 DAO 背后的一些故事。

  相比各种产品特性,技术细节,合约代码等看似硬核的研究主题,更让我们感兴趣的是这些 DAO 是如何形成的,经历了哪些演化,是什么让他们产生共同的目标,这些合约代码上活跃着什么样的灵魂。

  作为 DAO 系列文章的开始,今天,我们把 MetaCartel 的故事带给大家。

诞生

  2018 年 9 月 27 日, 小伙 Peter Pan 张罗了一个视频会议,包括他在内来自世界各地的 21 人参加了这次会议。

  Peter 曾在推特上提了一嘴关于 Meta-Transactions(元交易) 的想法。

  意外的是有很多人对这玩意感兴趣。于是 Peter 在 Telegram 上拉了个群聊了两周,大家一致觉得这玩意有搞头,可以商量看能不能合作搞出来。这次会议是他们的第一次集体会议,Peter 把它命名为 0 号社区会议。

  Meta 这词不是很好翻译,它通常指自我指向,比如 Meta Learning 的意思是学习如何学习。很多地方把它翻译成「元」,我并不喜欢这个翻译。

  以太坊钱包用户转账需要以太币做燃料费,否则交易无法发出。而 Meta-transactions 的目标就是允许第三方帮用户代付燃料费,从而让用户的交易完成。代付燃料是一笔帮用户完成交易的交易,这也是被起名为 Meta-transactions 的原因。毫无疑问,这是个有用的功能。

  一个小时的会议里大家做了自我介绍,讨论了技术实现方案,商量了在几个月后的以太坊丹佛大会上做个 demo 应用。还有个姑娘贡献了自己已经付过费的代码托管账号给小组用。会议快结束的时候大家商量了这个小组的名字,Peter 给了三个备选 :

  FullMeta Alchemists – 取自著名的日本漫画《钢之炼金术师》的英文名《Fullmetal Alchemist》。

  El Cartel de las Meta - 西班牙语的 MetaCartel。Cartel(卡特尔) 是指为了操作价格而形成的市场联盟,常出现于反垄断案例中,而在这里显然是个 meme 性质的幽默表达。

  Long Range Ballistic Transactions - 长距离弹道交易,一个不知所云的名字。

  名字显然不是大家的关注重点,相关讨论只持续了 1 分半,Peter 甚至没能详细展开讲每个名字的含义,大家决定会议结束后投票选一个拉倒。

  Peter 在第二天就把会议的全程录像放到了 youtube 上,到现在快三年了,录像一共只被播放了 199 次。然而惨淡的播放量无法掩盖这次会议的意义。随后 Peter 把 Telegram 群名改成了 MetaCartel,一个在 DAO 发展史中写上浓墨重彩一笔的组织就此诞生。

成长

  Peter 当时并不知道这个小组以后会变成怎样一个怪兽,毕竟这时候距离他进入这个圈子还不到一年。他那时在一家公司负责培训 UX 设计师,和很多人一样被 17 年的大牛市所吸引,并几乎是在牛市最高点进入了这个圈子。不过比起大多数人,Peter 更善长学习思考和表达,仅仅在以爱好者的身份进入半年之后,他就在工作之余写出了精彩的《比特币诞生之前》,一个长篇系列文章。这个系列详细讲述了近几十年非对称加密领域的发展以及那场波澜壮阔的密码朋克运动,这些是比特币社区的内在精神来源以及密码学支撑。(该系列文章有一个未完整翻译的中译版,但这个版本丢失了原文里很多有趣的东西,我们正在组织重新翻译,希望把这个精彩的系列文章带给大家)

  随着对加密领域越来越多的了解,Peter 最终选择离开了设计行业,全身心投入到这个新世界,时间几乎和成立 MetaCartel 同步。

  Metacartel 诞生仅一周后,Peter 就跑到了旧金山,当时有一个以太坊主题的黑客松。小组里的七位成员得以第一次见面。他们干了一个通宵,完成了两个利用 Meta-Transactions 原理实现的演示项目,其中一个还获得了第二名。

  10 月 31 日,布拉格,第四届以太坊 DevCon 大会。Metacartel 小组的更多人终于有机会在线下聚到了一起。他们其中的很多人还并不认识,大家相互介绍,搞了几次圆桌来讨论相关标准等问题,还成功拉了很多新人加入,当天晚上有多达 57 个人聚在一次吃了次饭。

  11 月 1 日,MetaCartel 成员突破了 100 人。

变化

  想要实现 Meta-Transactions 的团队远远不止他们一个。12 月,TabooKey 团队在这个方向作出了突破性的进展,引起了整个以太坊开发社区的注意。而这时候 MetaCartel 自己的解决方案并未做出来。

  第二年的 2 月,丹佛以太坊大会,又一次以太坊生态的盛会。尽管当时市场已经是深熊,但开发者的热情依然高涨,超过两千人参加。这次大会有很多有趣的事情,主办方搞了一套简单的钱包系统和仅仅能现场使用的稳定币给每个参会者,而无论是买水还是买热狗都只能通过这个钱包完成。Zerion 在会上展示了他们的一站式 DeFi 管理平台,Chainlink 发布了使用他们预言机创建应用的赏金计划。还有一个叫 Ameen 的年轻人发布了用于创建 DAO 的 Moloch 协议并基于协议启动了一个叫 Moloch DAO 的组织。(这是另外一个有趣的故事,我们已经写了一篇关于它的文章,很快就会发布)

  而来自 TabooKey 和 Gitcoin 团队的两位成员则共同介绍了一个叫加油站网络 (Gas Station Network, GSN) 的东西,一个基本完工的 Meta-Transactions 系统。这个东西的几乎所有特性都和 Peter 他们在 0 号会议上构想的一致,展示时间也一致,只是做出来的团队并不是 MetaCartel。这个项目最终获得了以太坊基金会的资助。

  事后包括 MetaCartel 在内的共 8 个团队决定基于现有的基础启动一个加油站联盟项目,为以太坊提供 Meta-Transactions 基础设施。由于是多团队合作,该项目被从 MetaCartel 里分拆了出去。小组里的大部分成员突然发现自己没事做了。

  事虽然没了,但队伍没散。

  「大家还是喜欢混在一起 , 即使已经没其他可以搞的东西。」Peter 回忆那段时间。「这时我们意识到,我们不经意间形成了有意思的文化。大家都感受到了因共同的兴趣聚在一起合作的力量。」

  「相互合作、相互帮助、获得成功」这成了 MetaCartel 的核心价值观。

  最终大家决定给小组一年的时间,看它能否继续成长并找到其他有意思的事情去做。

  嗯,谁不愿意和一群有意思的人混在一起搞事呢?

转型

  在过去的 20 年里,C 星球一直处于 A 大陆的两位统治者杰夫和瓦克的极权统治之下。然而情况很快发生了变化,随着圣托锡领导的名为永恒力量的军队席卷全球,大部分民众被解放了出来。

  事情平静了三年,直到有一天从永恒力量分裂出五个独立的王国。从那以后,C 星饱受了战争的摧残……

  这个听起来像不像是某个拙劣的游戏策划编造出来的世界观的开头。好吧,这个并非原文。原文是这么写的:

  过去 20 年,加密世界一直处于 AWS 大陆联合创始人贝夫•凯索斯 (Beff Kezos) 和瓦克•蒙德伯格 (Wark Munderberg) 的极权统治之下。然而这种情况很快就改变了,在大中本聪的领导下,一支被称为「比特币力量」的匿名互联网军队席卷了这片土地,将很多人从他们的影响中解放出来。

  事情平静了三年,直到有一天五个独立的王国从比特币力量中分裂了出来:EOS 帝国 , ETH 联盟 , 波场军团 , SQL 大陆 , 狗狗共和国。从那以后,加密世界饱受战争的摧残……

  是不是有点意思了。

  这其实是 Peter 负责维护的 Newsletter《Game of DApps》的开篇,19 年 3 月开始,他开始以诙谐的方式系统性跟踪各主链上的 DApp。同时诞生的还有一档叫 Wizard of DApps 播客节目,由 Peter 主持,MetaCartel 社区共同推出。在过去两年这个节目几乎访谈了以太坊社区一大半知名的团队。

  从这时起,MetaCartel 的关注点转化为以太坊上的新应用及 UX 创新。整个二三月,他们都在商量转型为一个 DApp 孵化器的事。

  Peter 是个擅长组织社区的人,他对 DAO 的进展也有极大的兴趣。还记得上面提到过丹佛大会上启动的那个 Moloch DAO 吗。那是一个捐赠性质的 DAO,服务于以太坊 2.0 基础设施建设。Peter 跟 Moloch 的发起人 Ameen 聊了几次,随后申请加入,然而有关他的提案很快被拒绝了 - Moloch DAO 历史上第一个被拒绝的提案。

  被拒的原因是 - 穷 ......

  尽管没有明确的成文规定,但 Moloch DAO 的初始成员都捐赠了 100 个以太坊。大家也把这个数目当做一个默认的标准。而 Peter 摸摸钱包,他只拿得出 10 个,尽管当时以太坊的价格才一百多美元。

  没能够加入 Moloch DAO,不过 Ameen 本人以及 Moloch 的联合发起人 James Young 都非常友善的鼓励 Peter,说你完全可以分叉 Moloch 成立一个自己的 DAO。James 还加入了 MetaCartel 并愿意提供技术上的协助。

  Peter 动心了。

  很多人把这件事当做 MetaCartel 成立 DAO 的关键事件,不过我并不这么看。MetaCartel 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很接近以 DAO 方式运作的社区并拥有相应的价值观,无论 Peter 是否被 Moloch DAO 拒绝,MetaCartel 都迟早要发起自己的 DAO。

  4 月末,James Young 听说 Vitalik 以及以太坊基金会有意向 Moloch DAO 捐款,赶快提醒 Peter 说你需要在这个消息发布前宣布 MetaCartel DAO 的事情,否则人人都会以为你是来蹭热度的。

  5 月 2 日,Peter 发表了一篇《以太坊先发优势遭到威胁》的文章。文章提出 EOS 社区有 blockone 承诺的十亿美金资助(嗯,现在我们知道 Peter 错怪 EOS 了),波场有孙哥成立的一亿美金 DApp 专项基金,连币安都在搞链了。而在以太坊社区,对于应用层创新的支持是严重不足的。那么,我们来改变这一点吧。这篇文章被命名为《MetalCartel DAO 创世文 – 第一部分》(但最终也只有这一部分)

  5 月 8 日,Peter 发表了《分叉 MolochDAO》的文章,正式宣布将分叉 Moloch DAO,创建一个专注为应用层创新提供资助的 DAO。随后 Peter 开始发挥自己的沟通天赋,疯狂的跟以太坊社区成员谈理想以争取支持。

  5 月 12 日,Vitalik 宣布向 Moloch DAO 捐赠 1000 ETH。

  6 月 5 日,James Young 帮助 MetaCartel 把 DAO 的合约部署到了以太坊上。此时他们已经得到了包括 Matic Network、NuCypher、SpankChain、Gnosis、AdEx、The Graph、Abridged、Odyssey 在内的 9 个团队以及十几位个人贡献者的支持。

  随着第一位支持者把以太坊存入,MetaCartel DAO 正式启动。

MetaMeta

  MetaCartel DAO 是以捐赠基金的形式运作。这么做一方面是因为 Moloch V1 的代码只支持用来做捐赠,同样也是因为这样做会省掉很多法律和税务等方面的麻烦,从而能够迅速启动这个 DAO。

  7 月初,MetaCartel DAO 召开了第一次成员会议。Peter 跟大家更新了一下当时的状态,工会银行里已经收到了 500 个以太坊的捐赠,并预计在月底达到 600 个,大约价值 18 万美元。

  他们的主要挑战来自资源分配以及如何保持成员的参与热情。会中提议 DAO 成员应根据自己的兴趣自由组合形成包括设计、开发、市场、DApp、数据、社区等工作组,以分工处理不同的工作。而工作组本身也是高度自治的模式。

  此时 MetaCartel DAO 还是一个只有十多万美金的捐赠基金,正式成员只有二十几个人,这毫无疑问是一个极有野心的方案。很快他们开始向看好的项目进行捐赠,整个 2019 年共给 15 个项目做了捐赠,包括现在大名鼎鼎的 Zapper 和 DAOhaus。

  而 MetaCartel 社区也并未仅停留在 Metacartel DAO 这一件事上。他们继续着 Wizard of Dapps 的播客节目,搞了一个叫演示日的在线黑客松,帮助其他几个社区启动了 DAO。而在具备更多功能的 Moloch V2 合约发布后,他们又启动了一个 Venture DAO,一个盈利性质的 DAO,并在美国特拉华州注册了有限公司并绑定给 DAO 做成了在现实法律中完全合规的结构。

  由于相信 DAO 的未来,2020 年 MetaCartel 社区决定把自己的专注点转为 DAO 的孵化,并定位为各类社区组织的聚合器和连接器。还记得 Meta 的原始含义吗-自我指向。如果我们把 Cartel 理解为组织,MetaCartel 真的成了为了组织的组织。

  而 MetaCartel 社区本身就是一个没有合约的 DAO。

  2020 年 8 月,Peter 加入了加密领域知名的投资机构 1kx,由于工作繁忙,他投入到 MetaCartel 的精力开始肉眼可见的减少,由他主持的 Wizard of DApps 甚至停更了半年,今年 6 月才恢复。不过这已不那么重要,DAO 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

  现在,围绕 MetaCartel 已经形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生态圈,并且依然在急速的扩张中。

  这是一张 2020 年的旧图,现在大多了

  MetaCartel 的故事暂时讲完了,不过属于 DAO 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在童话故事中,Peter Pan 是小飞侠,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他把孩子们带到梦幻岛上,体验欢乐、冒险和成长。孩子们长大后终会离去,不过 Peter 并不担心,因为永远会有新的孩子们等待着和小飞侠一起冒险。

更多区块链消息,请关注下载区块天眼APP,全球区块链监管查询APP 。

DAO
免责声明: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更多

打工人无需公司还可高效“搬砖” 你知DAO吗?

我们常说的“公司”,实际往往指以营利为目的的股份公司,这种组织形式从17世纪大航海时代便兴起、涌现,至今已演变为占资本主义国家统治地位的公司形式。

DAO 5小时前

浅谈DAO和国内DAO项目发展

DAO(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币安研究院将DAO定义为「一种通过一套经多边方式商定的具有先验约束力且正式透明的规则来协调成员行动和资源的组织形式」。

DAO 5小时前

抢到YGG的远不止32个地址,这是一场社区DAO团购的故事

Axie Infinity 绝对是最近加密领域最大的热点之一,除了价格屡创新高的 AXS 代币之外,Axie Infinity 的二级市场交易额也牢牢占据着排行榜的第一名。

DAO 10小时前
天眼经纪商 更多
天眼交易所 更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