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小伙因为博彩 入了现金贷的坑

2018年02月23日 10:17网贷天眼
手机客户端 |

扫码下载中金网APP

摘要:“你知道吗,你阿姨家小孩今年回不了家了,你说,好好的一个团圆年,愣是被网贷搞的在外躲债,唉......”这是回家后听到我妈讲的第一句话。

【免责声明】此文章内容来源为网贷天眼,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res01_attpic_brief.jpg

  (原标题:20岁小伙一年欠下15万元现金贷,过年被逼躲催收)

  “你知道吗,你阿姨家小孩今年回不了家了,你说,好好的一个团圆年,愣是被网贷搞的在外躲债,唉......”这是回家后听到我妈讲的第一句话。

  说起这个小孩——王一(化名),才二十岁的年纪,2016年刚刚考上省城专科,短短一年时间,就欠下近15万元,对于一个年收入只有3到6万元的家庭来说,这是他们近乎三年的收入。

  如今,王一也只能边躲债边工作。“去年一个人悄悄从学校跑去了上海,到现在都没回来,听说是在那边有事情干,又不上学,你叔叔阿姨也不敢常联系他.....”我妈说到。

  原本平平淡淡的三口之家,因为现金贷,却是落了个难以团圆的结局。

  因为博彩 入了现金贷的坑

  事情的起源还得追溯到2016年下半年,王一刚刚进入校园,对于一整个假期都在勤工俭学的他来讲,终于有时间好好玩手机上网了。

  和普遍因为喜欢买买买而进行网络借贷的大学生不同,王一迷上的是网络博彩,这个十赌九输的行业。

  听叔叔讲,王一进入学校一段时间后,认识了几个通过网络赌博而赚了点小钱的朋友,在他们的游说下,王一也加入到了他们的队伍,玩起了网络博彩。

  怎么玩?“听王一说,就是赌大小,押单双,好像有专人操作,只需要押钱就可以了,刚开始大概能赚一百两百,后来就越赔越多,”叔叔讲到,“赌博成瘾,为了能继续把赔的钱赚回来,孩子就开始从一些(现金贷)平台借钱,到今年(2017年)前半年,已经累积了十来万了,现在一个人在外面,也不跟我们联系。”

  多头借贷 以贷养贷

  一个没工作没收入的学生,是如何通过审核?又怎么借到这么多钱的呢?

  “从陕北私人面前揭了2万元的黑款,一个月光利息得还1000元,还欠了上海人家打工单位4万元,其它的应该就是借网贷平台的钱了,而且借的也不是一家,但我想,利率应该比只高不低。”我妈说到。

  对于从未在网贷平台借过钱的母上大人来说,现金贷畸高的利率是他们难以想象的。

  独角金融此前曾报道过,借款人在借钱快APP上借钱1千元,扣除“验证费”“管理费”“审核费”等琳琅满目的费用后,拿到手的钱只有850元。照此计算,月利率为15%,年化利率达到180%。一家现金贷的相关负责人也曾表示,年化500%其实都很平常了,甚至还有更高的。

  按照15%的月利率来计算,王一从网贷平台借到的9万元,光利息总计得还1.35万元。

  此外,由于风控不严,各家现金贷平台之间并无征信互通,所以借款人在现金贷平台的多头借贷、以贷养贷的行为并不少见。新京报曾报道,约56.5%的现金贷借款人申请过2次或2次以上贷款(快速审批秒下款),其中49.4%的借贷者是在不同机构申请的。

  而现金贷平台对于借款人的审核,也只需要提供借款人的身份证、学生证等一些基本信息,及家人朋友的联系方式,即可拿到一笔不小的授信额度。

  电话威胁,扬言要闹到家里

  利率畸高、风控不严、暴力催收是现金贷行业存在的三大乱象。

  “联系不上王一,人家电话都打到我这儿来了,我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拿到我的电话的,又怎么知道我跟王一的关系的。”我妈说到。

  事实上,除了我妈,王一的其他亲戚家人、同学都接到了催收电话,催收内容无非就是先询问是否为王一的家人或朋友,是否知道王一在哪,然后就是言语要挟让他们帮助王一还钱。

  关键是王一去哪了呢?

  去年6月份的时候,叔叔先是微信给了我一个号码,说“王一去了上海,你有时间跟他当面聊聊,我们不敢跟他打电话”。

  后来跟我妈聊过才知道,那时候的王一应该就是去上海躲债,换了手机号码,“家里人都不敢给他打电话,一打电话好像催收的人就能知道到王一在哪”。

  “他们说再不还钱就要闹到家里来,他们甚至说出了家里地址,家里都有谁。”这些话是叔叔讲给我妈听的。

  且不论催收机构如何得知这些信息,对于一个爱子心切、老实巴交的庄稼汉来讲,这些信息有些可怕。而在电话的强势威胁下,叔叔阿姨也只有赶紧借钱还债。

  以债还债 外出打工

  经人介绍,叔叔先是从熟人那儿贷了2万元的,2分钱的息,每个月利息只用还400元。

  然后利用之前买人身保险的保单,从保险机构贷了2万元,月利率为0.00538%,每个月利息只需还107.6元。

  剩下的钱,除了一点点积蓄,就是零零整整,借遍了亲戚朋友后所凑的钱,但即便如此,王一从现金贷平台所借的钱,依然还剩6千元未还,这还不算王一借的,和王一去上海后所欠的钱。

  去年11月,听我妈说,王一在上海一家保险机构做保险销售,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欠了保险公司4万元公款,“听说是跟人打架挪用了,我怀疑是又拿钱去赌了。”我妈分析到。

  且不论是不是去赌,最终这4万元的债还是转嫁到了叔叔身上。因为家在农村,没有征信记录,连信用卡(享低息贷款)都办不了,在网贷平台更是难以拿到授信额度,只能是人托人,依靠朋友从一家大型P2P平台(注册领红包)借到2万元,再从亲戚那里借到2万元,帮儿子还了债。

  细细算来,王一的2万元,叔叔帮忙还掉的近10万元现金贷,还有保险机构的4万元贷款,零零总总也是约16万元的欠债,这还仅仅只是本金,不算应还利息。对于一个靠天吃饭、去年年收入只有6万元的家庭来说,这样的债得还3年甚至更久。

  “你叔叔说过完年去西安当搬运工,每个月还能赚个7、8千的....”我妈说到。

关注手机中金网(http://m.cngold.com.cn),掌握最新财经要闻。

( 本文转自:“网贷天眼”, 不代表中金网立场 )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小希之男
小希之男

【免责声明】此文章内容来源为网贷天眼,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1/2

    • 股票
    • 黄金
    • 外汇
    • 行情

    微信:cngold-com-cn

    • 行业动态
    • 金融黑幕
    • 财经解读

    微信:zjs-cngold

中金快讯

24小时直播

    财经日历

    06-19 星期三

    距离 下次数据 公布时间:6小时27分钟

    06:45

    新西兰第一季度经常帐在GDP占...

    前值:-3.7%

    预测:--3.70%

    12:30

    日本4月工业产出(年率)终值

    前值:-1.1%

    预测:--

    公布:-1.1%

    12:30

    日本4月工业产出(月率)终值

    前值:0.6%

    预测:--

    公布:0.6%

    12:30

    日本4月设备利用指数

    前值:100.6

    预测:--

    公布:102.8

    12:30

    日本4月设备利用指数(月率)

    前值:-0.4%

    预测:--

    公布:1.6%

    06:45

    新西兰5月食品价格指数(年率)

    前值:1%

    预测:--

    公布:1.7%

    • 扫码下载中金网APP

    • 扫码关注中金网微信

      扫码关注中金社微信

    • 扫码用手机看新闻

    Copyright © 2012-2014 中金网 www.cngold.com.cn 沪ICP备13040259号-1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