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首页   >    行业   >    正文

交易商大迁徙:2019年,监管改变了整个外汇行业

2020-03-28 15:00:54

2019年,在交易商“大迁徙”的大背景下,行业监管和营业额下降显然主导了市场。

  外汇天眼APP讯 : 是否只要一个决定就有可能改变整个零售外汇和差价合约行业的面貌?2019年交易量的下降,仅这个例子就能清楚地表明,这不仅仅是一种想象中的威胁。过去一年,在交易商“大迁徙”的大背景下,行业监管和营业额下降显然主导了市场。

15686856401512.jpg

  由于欧洲针对该行业的监管变化,散户客户开始在瓦努阿图、爱沙尼亚和巴哈马等离岸司法管辖区寻找新的机会,从而使这些地方成为投资公司的“圣地”。市场专业人士在接受Finance Magnates采访时证实,监管风向的变化明显地改变了经纪商自身的战略。由澳大利亚证券投资委员会(ASIC)、塞浦路斯证券交易委员会(CySEC)和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CA)监管的公司纷纷开始将目光投向外国,以便为客户提供更宽松的交易条件,包括获得更高的杠杆率。

  easyMarkets APAC董事总经理丹尼尔•伯恩(Daniel Byrne)表示,在监管方面,ASIC正朝着与欧洲证券及市场管理局(ESMA)相同的方向前进,“将很快实施类似的产品干预改革,重点是降低澳大利亚零售交易商的杠杆率。”

  “虽然很难猜测具体的变化最终会是什么样子,但我们认为,杠杆率可能会比今天低得多。”我们对这些变化持开放态度,并且认为这既会带来好处,也会有坏处(…)但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监管机构的监管政策在使得交易商去往一些监管更为松散的区域后,这些交易商可能会置身于更加危险的境地。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对于外汇和CFD提供商来说,2020年将会发生巨大变化,伯恩说道。

  从2018年初开始,当全球交易量(不包括日本经纪商)达到数月以来的高点后,交易活动开始逐渐减少。2018年第一季度的总交易额为55.08亿美元,到2019年第二季度下降到仅仅45.93亿美元(下降17%)。

  当IG Group不得不将其在40家最大的外汇/差价合约零售经纪商中的领先地位拱手相让给澳大利亚的经纪商IC Markets时,人们再次注意到零售市场应该为这一变化做好准备。去年第一季度,这家澳大利亚经纪公司的总营业额为5630亿美元,而IG Group同期的报告为4740亿美元。另一个例子,Pepperstone,很好地说明了澳大利亚经纪商的市场力量是如何增长的。

【免责声明】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