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首页   >    行业   >    正文

美联储决策者认同年内按兵不动 但分歧与忧虑仍存

2020-01-14 17:30:51

美联储(FED)官员围绕美国经济前景与风险发表不同看法,普遍认为不太可能很快对利率政策做出调整,但他们在评估何时为加息的恰当时机时,对金融风险的担忧程度却存在分歧。

Federal-Reserve-scaled.jpg

  外汇天眼APP讯 : 美联储(FED)官员围绕美国经济前景与风险发表不同看法,普遍认为不太可能很快对利率政策做出调整,但他们在评估何时为加息的恰当时机时,对金融风险的担忧程度却存在分歧。

  2019年7月31日,美联储宣布2008年12月以来的首次降息,此后又在9月、10月接连调降联邦基金利率。在2019年12月的会议上维持利率不变,并暗示他们预计在2020年之前将保持政策稳定,使美联储在美国总统选举年保持观望。

  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表示,联储升息面临“高门槛”,因有必要提高通胀率,并防范通胀预期下滑。他认为,直到通胀达到联储设定的2%的目标,且经济中呈现出过度举债或金融不稳定的“系统性”证据时,他才会考虑加息。博斯蒂克表示,由于没有经济过热的迹象,美联储可以“坐视不管”,让经济保持增长。“要让我们的政策更加紧缩,这将是一个相当高的门槛,”博斯蒂克在对亚特兰大扶轮社的讲话中表示,“我们将让经济运行,并运行到足以推动通胀(升高)的热度,达到一个我们感到舒适的水平,且这个水平不会对预期构成威胁。”

  企业和家庭对通胀将下降的预期被认为是价格疲软和经济增长缓慢的前兆,这种情况曾给日本造成困扰。在约八年物价涨幅低于其2%的目标后,联储官员称,他们将非常认真的对待可能失去公众信心的风险。

  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2020年1月4日表示,官员们需要警惕物价和就业市场增长可能快于预期的风险,同时也要防范持续的低借贷成本可能导致资产价值(尤其是房地产)过度膨胀,为崩盘埋下隐患。罗森格伦曾投票反对联储去年的三次降息决定。他指出,即使目前通胀看起来低迷,但在失业率和利率都异常低的情况下,联储在分析经济时几乎没有经验可以借鉴。“对于这种利率长期低于估计的均衡水平,与此同时,失业率处于历史低位的情况,央行官员并没有多少历史经验可以借鉴,”罗森格伦称,“因此,我们希望对任何可能出现的风险保持警惕。”

  决定如何分析金融风险,以及在多大程度上重视这些风险,将是美联储未来几个月辩论的一个关键问题。在最近的一次经济会议上,美联储前主席耶伦呼吁联储开发替代工具,以解决金融稳定问题,使利率决策能够基于就业和通胀——即国会授权给联储的两大职责。在当前环境下,这可能意味着保持低利率,以鼓励企业和家庭支出,从而支持持续的就业增长。

  2019年实施三次降息后,联储官员表示,除非经济方向出现重大变化,否则他们确实不太可能提高或降低借贷成本。虽然这是决策者的一种共识,但也有像罗森格伦这样的官员认为,提高利率或许是适当的,可以通过防止高风险借贷来防范未来出现更糟糕的结果。

  博斯蒂克也认为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但在与其所在地区银行家和投资者交谈时,他表示,目前发现的似乎仍是个别问题。“我每天都问自己的是:你是否看到了风险敞口的集中性增加?有什么正在发生的事情是我需要担心的?”他说。“几乎所有人都表示,某个城市的某个社区正在发生这样的事,但问题似乎没有蔓延。”

  随着美联储高层对于美国经济前景以及如何应对的分歧逐渐加深,这本身就可能给美国经济带来风险。

【免责声明】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