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首页   >    国内   >    正文

单季暴亏20亿美元 15家公司将破产!孙正义后悔了

来源:投中网 2020-04-09 15:51:12

在西方主流的风向里,孙正义曾经一度被认为是比埃隆·马斯克,更有可能影响下一波互联网潮流的人。最近,这个激进、疯狂的东方投资狂人似乎终于向现实低头了,并开始自我反省甚至自我否定。

  外汇天眼APP讯 : 在西方主流的风向里,孙正义曾经一度被认为是比埃隆·马斯克,更有可能影响下一波互联网潮流的人。最近,这个激进、疯狂的东方投资狂人似乎终于向现实低头了,并开始自我反省甚至自我否定。

  在最近一次接受《福布斯》的采访中,日本软银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承认,随着该公司收紧财务支出,以及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继续撼动日本经济,愿景基金(Vision Fund)投资的88家公司中至少有15家将会破产。

  “投资战术上,我已经开始后悔。”这位不可一世的“野心家”终于在大众面前低了头。软银三季度财报遭遇滑铁卢,新冠疫情尚未结束,愿景基金成绩单的至暗时刻远未到来。

  第三季度财报亏损已达2250亿日元

  孙正义此番服软,还要从让软银栽了大跟头的WeWork说起。

  2017年7月,共享办公品牌WeWork宣布获得由软银集团等机构5亿美元的A轮融资,开始与软银结缘,并开始加速WeWork在中国的业务扩张步伐,不足一个月,软银再投44亿美元。其后,孙正义不断加注,一路成为WeWork的最大股东,并计划于2019年8月申请IPO,WeWork一度估值达470亿美元,曾被认为是美国最顶尖的科技初创公司之一。

  没成想,孙正义主导的这笔激进的投资,最终成了他投资案例中栽的最大的一个跟头。

  2019年9月,WeWork IPO折戟,在撤回IPO申请书后,WeWork的估值直接下滑至78亿美元,这直接影响到了软银的财务报表。甚至,愿景基金在遭遇这笔投资厄运之后,财务困难的阴翳一直未曾消逝。

  WeWork申请IPO被撤回,再加上令人失望的Uber和Slack IPO,软银愿景基金报告称,2019年第三季度运营亏损已达2250亿日元(约20亿美元),几乎抹去了软银集团的所有利润,财务状况彻底逆转,并令所有投资者感到恐慌。

  孙正义将WeWork的失败归咎于过度相信伊诺曼所为其描述的愿景,以至于WeWork的估值过高,但他同时表示,“即使没有WeWork的厄运,我们现在也有信心投入新的管理层、新的计划,我们将扭转局面,并获得可观的回报”。

  尽管如此,孙正义的投资基金进展并不顺利,许多初创公司受到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的冲击,被迫停止运营,解雇或暂时解雇员工。

  收紧口袋,开启挽救计划

  当前,这位62岁的投资狂人已经开始做出艰难的财务决策,包括停止对已在投资日程上的公司现金注入,允许所投资的公司破产(比如OneWeb),同时接受过去大额投资的公司在生死线上苦苦挣扎。

  甚而如文首所提及的,声称“我认为至少会有15家投资公司将会破产。”说出此番话之时,这位偏执的投资大鳄依然倔强的表示,“这未必是坏事,只要将资金和时间仔细转向那些被视为稳定的愿景基金投资公司,初创企业就不太可能走向破产的边缘。”

  当前,软银的愿景基金管理着总共88项投资,由于最近的动荡,孙正义表示,未来的投资节奏将放缓。

  但是,由WeWork所传导的软银糟糕的财务状况必须得到处理,以平息投资者的忧虑并稳定股价。上周,软银已经撤回了以30亿美元收购WeWork股份的要约,理由是该要约未能满足交易完成条件,而且“存在多项新的重大刑事和民事调查悬而未决”。假使这笔交易达成,那么最大的收益者将是伊诺曼,在宣告撤回收购WeWork的股份后,4月7日,WeWork董事会下属的特别委员会起诉软银,声称软银违反了协议义务。

  此外,软银还宣布了410亿美元的资产出售计划,其中包括出售资产以提振股价和减少债务。一项与最新计划无关的48亿美元回购计划也在酝酿之中。

  内外交困。2020年3月27日,软银所投资的曾对标埃隆·马斯克所创办卫星发射公司的OneWeb宣布申请破产,并裁减了大部分员工。英国《金融时报》透露,在疫情爆发之前,OneWeb曾与其“大金主”软银进行谈判,以筹集20亿美元的新资金,但软银并未解囊。

  尽管声称将有15家公司倒闭,孙正义依然表示,在愿景基金所投资的88家公司中,至少还有15家会取得成功。

  孙正义开始求稳

  随着软银第三季度财报的发布,资本市场对于孙正义的诟病越来越多,在这一财季(2019年10月至12月),软银营业利润下降了99%,远低于分析师的预期。甚而很多LP开始明确拒绝向软银提供新的资金。

  在VC/PE市场,孙正义的投资风格一度一凌厉著称,曾经6分钟投资阿里巴巴的“宇宙第一投资速度”人尽皆知,此番投资给他带来了超2000倍的投资回报。但他一以贯之的的投资风格亦曾遭到一些LP的不满。

  据《华尔街日报》此前的报道,愿景基金经常在投资时给出过高估值,而愿景内部也时常是孙正义“一人说了算”。在当愿景计划以160亿美元收购初创公司WeWork时,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强烈反对。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在愿景基金中所占份额过大,具有一票否决权,此事曾让孙正义颇为恼火,于是在愿景二期基金募资时,尽可能谋求投资者群体多元化,以尽可能减少投资者对于愿景决策的干扰。

  而今,接二连三的沉痛打击似乎也让孙正义转变了激进的投资策略,开始求稳。

  此次,孙正义第一次对大众承认自己后悔了,“在互联网诞生之初,我也曾受到同样的批评。在投资战略上,我已经感到后悔,但是在战略上,我还在坚持。至于愿景基金的愿景,一直如此。”

  这种心态在2019年11月底已有端倪。彼时,在加利福尼亚州半月湾(Half Moon Bay)举办的一场软银集团活动上,孙正义通过视频传达出一个信息:“如今世界已经改变,我们必须为我们的每一家公司准备足够强大的基础,这样投资者才能相信公司会做得很好。不仅仅只是营收、总商品价值以及日活用户数量。”孙正义明确提到,公司应该在“实现盈利、现金流充足且可持续”的情况下上市。

  言辞中,孙正义也透露了自己未来投资的侧重点——评判公司价值的最佳方法是衡量公司在“稳定状态”下现金流的倍数。“没有所谓的GMV、营收或用户数量的倍数一说,这些都很难证明是正确的。最终还是自由现金流的倍数,再无别的衡量标准。不要炒作,这点我从最近的事情中(指代WeWork)学到很多。”孙正义说。

  20年前,互联网泡沫破灭之时,孙正义曾经损失数十亿美元。现在,他正努力说服软银的投资者,让他们相信愿景基金能够经受住当前的新冠疫情所引发的潜在衰退。

【免责声明】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