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首页   >    国内   >    正文

好未来自曝虚增营收 在线教育中概股水深火热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4-09 11:21:38

  外汇天眼APP讯 : 继瑞幸咖啡之后,又一家中概股“明星”公司陷入造假风波。

  北京时间4月8日,好未来教育(TAL.US)发布公告表示,在例行内部审计过程中发现了某些“员工不当行为”,公司怀疑涉事员工与外部供应商合谋,通过伪造合同和其他文件来夸大销售收入。

  好未来表示,有员工错误夸大轻量级(LightClass)的销售数据。在截止至2020年2月29日结束的2020财年中,LightClass销售占公司2020财年总收入的3%到4%。

  受此消息影响,该公司股价在盘后跌逾20%,最大跌幅超28%。4月8日晚间,截至记者发稿,好未来股价跌9.44%,报50.55美元/股。

  好未来相关 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这一行为违反了公司的商业行为和内部控制政策,在发现情况后,好未来已经向当地警方报警,该雇员已经被警方拘捕。

  同为在线教育中概股,另一家在线教育平台跟谁学也不能幸免。在近期发布的财报中,其净利润暴增10倍,却依然被市场质疑做空,股价大跌。

  在线教育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频频成为做空的目标?在行业人士看来,这与行业高昂的获客成本和计算收入模式有着本质的关联。

unnamed.jpg

  虚增收入近1亿

  好未来创立于2003年,最早业务为学而思培优,主营线下中小学课后辅导。近年来主攻在线教育,并推出在线大班课业务学而思网校。2010年,好未来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国内首家在美上市的中小学教育机构。

  一路走来,在在线教育市场增量扩大、未来向好的情况下,好未来的市值也不断走高。对于此次自曝员工虚增营收一事,好未来官方表示,“事实上我们是可以不对外公布此次消息的,这完全是我们自发披露的。此次涉及到的业务虽然占总营收的比例不大,但绝对金额有将近一个亿(美元),我们需要对投资人负责。”

  好未来强调,公司一直致力于维持高标准的公司治理,遵守证券交易委员会和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规则,进行透明、及时的披露,对员工违法行为零容忍。

  1月21日,好未来披露2020财年Q3财报显示:好未来第三财季营收8.624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5.860亿美元相比增长47.2%。在截至2019年11月30日的9个月内,好未来净收入达到25.018亿美元,净利润2820万美元,较上年同期净利润1.238亿美元,同比下降了77.2%。

  值得注意的是,好未来于2018年6月曾被浑水狙击虚增利润。做空机构浑水指出,好未来在2016年至2018年进行多次欺骗性 交易,夸大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好未来则驳斥浑水提出的指控包含大量错误、未经证实的猜测以及对事件的恶意解读。但此事件最终不了了之。而另一家公司跟谁学在2月也遭遇做空。做空机构Grizzly发布了一份五十多页的做空报告,认为跟谁学存在财务造假、刷单虚增学生人数、老股东抛售股票、CFO于上市前突然离职存在疑点等诸多问题,称“跟谁学是最差的上市教育公司”。

  受到做空报告和瑞幸财务数据爆雷的双重叠加影响,尽管4月3日跟谁学发布了上市以来的首份极其“亮眼”的财报,但股价仍然大跌15.52%。

  跟谁学财报显示,2019财年跟谁学的净收入为21.14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32.3%;跟谁学实现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利润2.869亿元人民币,去年同期为2557万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倍多。对此,跟谁学方面曾表示,对于这种主观臆断、逻辑混乱的报告“不需要评价”。

  4月6日,跟谁学发布致投资人的信中再次回应做空,称审计意见的措辞与同为教育股的新东方、好未来有些不同,原因在于跟谁学上市未满一年,享受萨班斯法案的豁免。

  行业竞争乱象

  在线教育一直是资本青睐的投资风口。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2.32亿,与上一年相比增长3122万,占网民整体的27.20%,全年在线教育用户规模预计将达2.59亿人。

  与此同时,2014-2018年中国在线教育投融资规模也在快速增长。尤其是在2018年,投资数量达到18起,投资规模达12.50亿元,2019年我国在线教育投资数量明显下降,但投资规模却有所扩大。截至2019年11月,中国在线教育投资数量为9起,投资规模为18.07亿元。

  在线教育增速惊人,刺激一轮又一轮资本进入这个领域。而互联网巨头BAT及网易也早已着手布局在线教育,不管是从内部孵化还是外部投资。但是,从整个在线教育市场环境来看,各细分赛道上均有巨头出现,却没有真正的寡头,市场份额分散。

  一名教育行业风投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在线教育注重的是续费,开始获取新用户都是亏本的。需要持续三五年的学习周期,对平台的考验很大,也很容易碰到天花板。目前看来,规模最大的新东方和学而思,早期也是经历了很多磨难,之所以还能赚钱,一个核心的指标是用户的生命周期。“很多垂直类平台获客成本高,不管是找精准人群、搜索排名、电话销售,都需要很大投入。只有口碑和复购率提升后,才能降低营销成本。”

  在此过程中,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和不透明性。“未来的瓶颈在于内容和服务的标准化,学而思是赚取了老师的服务差价,后端内容再标准化。”他认为,教育不是一个快速看到成效反应的行业,投入两三年才可以看到成效。对于企业来说,需要保持克制,真正把产品做好,而不仅仅是把数据做上去,依靠数据融资的行为不值得提倡。

【免责声明】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