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首页   >    国内   >    正文

从钾肥之王到A股亏损王 失败的多元化之路

来源:成都商报 2020-01-15 19:05:23

从曾经的“钾肥之王”到“亏损之王”,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数额如此惊人的亏损是如何产生的?

0cfa2c403892fc3e228d6e2b5f6dd1fe.jpg

  外汇天眼APP讯 : / 好的初衷 /

  盐湖股份凭借强大的钾肥业务,一度拥有“钾肥之王”的荣誉。为了充分利用察尔汗盐湖宝贵的自然资源,盐湖股份选择了多元化之路,融资数百亿元进军镁钠业务。其中,盐湖镁业建设的金属镁一体化项目实际投入超过400亿元。

  / 坏的结局 /

  *ST盐湖1月11日发布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由于此前两年连续亏损,若2019年净利润继续为负,其股票将被暂停上市。“为了保证盐湖股份未来上市地位”,*ST盐湖要剥离盐湖镁业、海纳化工等亏损资产。

  老牌国企、曾经的白马股盐湖股份(*ST盐湖,000792.SZ)预计2019年全年巨亏432亿~472亿元事件仍在发酵。

  *ST盐湖昨日晚间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称,三项资产处置共计影响处置资产损失为417.35亿元,公司认为,此次于破产重整程序中资产处置具有必要性及合理性,且依据《企业破产法》的规定经由全体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亦不存在前期信息披露不充分的情形。

  昨日,*ST盐湖报8.88元,总市值247亿元。从曾经的“钾肥之王”到“亏损之王”,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数额如此惊人的亏损是如何产生的?

  439万元欠款

  *ST盐湖的“最后一根稻草”

  压垮盐湖股份的最后一根稻草,其实只是一笔439万元的欠款。

  根据*ST盐湖破产重整公告,收到青海西宁中院的裁定书,受理债权人格尔木泰山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泰山实业”)对公司的重整申请,并指定盐湖股份清算组担任盐湖股份管理人。成都商报-红星新闻13日致电格尔木泰山实业,对方证实“重整申请属实”,因为盐湖股份长期拖欠的款项且无力支付。

  不过*ST盐湖此前公告披露了双方的纠葛:自2013年以来,泰山实业与盐湖股份签订了多份业务承包合同与劳务用工合同,约定由泰山实业向盐湖股份多个项目提供设备维护检修、职工餐饮劳务等服务。相关合同签订后,泰山实业如期履行了相应的合同义务。但截至2019年7月9日,盐湖股份仍欠付泰山实业劳务款439万元。

  2019年7月15日,泰山实业向盐湖股份发送《债权催收函》,要求于7月31日前偿付上述劳务款;8月1日,盐湖股份复函确认欠款情况与金额全部属实,但由于公司目前面临严重的经营困难,资金 短缺,无力支付泰山实业主张的439万元到期债务。

  据此,泰山实业以盐湖股份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对盐湖股份进行重整。

  2000多债主

  申报债权超过千亿元

  作为青海最大国企、总资产达700多亿的盐湖股份,如今连439万元的债务都还不上吗?

  其实,泰山实业提出重整,更像是债权人与盐湖股份达成的一种默契。而且泰山实业只是一个很小的债权人,在盐湖股份及控股子公司巨额债务背后,债权人已有2000多家,各种债务纠缠得如同一团乱麻。

  1月11日,*ST盐湖发布重整进展公告,截至1月8日下午6时,已有1111家债权人向盐湖股份申报债权,申报金额约为人民币485.88亿元。在控股子公司方面,同日已有866家债权人向盐湖镁业管理人申报债权,申报金额约为人民币470.83亿元;已有628家债权人向海纳化工及其管理人申报债权,申报金额约为106.43亿元。

  *ST盐湖1月11日同步发布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由于此前两年连续亏损,若2019年净利润继续为负,其股票将被暂停上市。

  实际上,*ST盐湖之所以要剥离盐湖镁业、海纳化工等亏损累累的资产,其目的就是为了保壳。公司也在公告中坦承,“为了保证盐湖股份未来上市地位”。如果*ST盐湖在2020年甩掉亏损包袱,成功重整,那么仅凭借老本行钾肥业务,就完全可以达到恢复上市的条件。记者从公司2019年中报发现,2019年上半年公司钾肥业务毛利仍有29.23亿元,毛利率高达74.64%。显然,甩掉包袱后就仍是一家优质公司。

  巨亏背后

  项目产业链过长 投资层层加码

  镁钠业务板块“开工即亏损”

  正是控股子公司盐湖镁业、海纳化工这样的“烫手山芋”,才将盐湖股份拖入深渊。

  早年,盐湖股份凭借强大的钾肥业务,一度拥有“钾肥之王”的荣誉。为了充分利用察尔汗盐湖宝贵的自然资源,盐湖股份选择了多元化之路,融资数百亿元进军镁钠业务,不料陷入债务危机,并走到破产重整的境地。

  盐湖镁业建设的金属镁一体化项目不但投资巨大,而且是在青藏高原盐湖地区的特殊环境下作业。公司严重低估了工程的建设难度,一年只有半年能施工,工期不断延长,还要增加大量环保装置。该项目原计划投资约200亿元,结果不断追加投资,实际投入超过400亿元。同时,基于对当地脆弱生态环境的保护要求,区域内的煤矿开采全部被叫停,项目采购不到足够的生产用煤,而天然气、铁路运输价格也上涨了许多。最终导致建好的金属镁一体化项目频繁停工,生产成本远高于行业水平,陷入“开工即亏损”的窘境。

  化工板块项目的命运也差不多。由于当地严格的“限煤令”,导致天然气的需求量猛增,化工项目所需的天然气供应不足,无法满负荷运行,到了供暖季节只能保证30%的运行负荷,结果生产成本远高于行业水平。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查阅*ST盐湖公告发现,两家子公司2019年1月~10月的财务数据仍纳入合并范围。其中:盐湖镁业亏损约31亿元;海纳化工亏损约8亿元;化工分公司因受天然气供给影响,预计2019年全年亏损约8.62亿元。

  天风证券研报认为,盐湖股份金属镁一体化项目的初衷是为了资源的物尽其用,但是项目产业链过长致使后续投资和问题过多,最终造成骑虎难下、实际投资层层加码的局面。巨额的折旧和财务费用不仅侵蚀了公司利润,还将整个公司拖入亏损和债务的泥潭。

  天风证券指出,折价处置资产可能触及国有资产流失的道德窘境,短期内可能影响区域融资环境,推升融资成本。但只要优质资产仍在控制之下,就仍有东山再起的可能。毕竟盐湖股份优质的钾、锂、镁等重要矿产资源意义重大。

【免责声明】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