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首页   >    国内   >    正文

女客户高跟鞋踩穿华晨房车踏板 经销店搁置两年厂家降价10万

来源:凤凰网财经 2019-10-23 11:37:07

在北京华日菱商务房车经销店展厅内,停放着一辆“与众不同”的华晨海狮C型房车——大门紧锁。经店内工作人员介绍,曾经有位女士想上车一看究竟时,高跟鞋的鞋跟将踏板一脚踩穿险些受伤,后来华晨厂家来修理,在踏板上蒙上了一层钢衬。

1.jpeg

  外汇天眼APP讯 : 在北京华日菱商务房车经销店展厅内,停放着一辆“与众不同”的华晨海狮C型房车——大门紧锁。经店内工作人员介绍,曾经有位女士想上车一看究竟时,高跟鞋的鞋跟将踏板一脚踩穿险些受伤,后来华晨厂家来修理,在踏板上蒙上了一层钢衬。

  近些年,房车市场逐渐升温,促使像华晨这样的主机厂也自己经营将商务车改装成房车的业务,但其产品质量与售后服务遭到经销商诟病。北京青年报记者在随后的调查中还发现,在尚未成熟的房车市场存在价格波动大、生产经验欠缺等情况,房车这一新兴市场还有待规范。

厂家通过铺贴花纹铝板的方式进行处理

  踏板被客户一脚踩穿暴露华晨房车质量问题

  与购买乘用车需要试乘试驾不同,想要购买房车必然先要上车参观。可是如果穿着高跟鞋一脚就能将踏板踩漏,那这样的房车如何可以安心“居住”?北京青年报记者在华日菱商务房车经销店内看到,这辆曾经被踩坏的华晨海狮C型房车已经被封门谢客。

  华日菱商务房车经销店负责人李振雷介绍,2016年8月15日,北京华日菱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与华晨专用车装备科技(大连)有限公司签订《授权销售协议》(以下简称“协议”)。自此,北京华日菱向华晨专用车采购华晨海狮房车,在北京市、河北省、内蒙古、山西省销售。至于车辆,由沈阳华晨金杯汽车有限公司生产,华晨专用车装备科技(大连)有限公司改装成房车,在获得车辆一致性证书后出售。

  如今,北京华日菱店内尚有4款库存车型,然而目前由于产品质量以及定价问题导致产品滞销,为此北京华日菱方面表示已向华晨专用车方面发出《告知函》。

  《告知函》中写道:车辆交付后存在诸多质量问题,车辆内饰部分车窗位置损坏、门槛内衬损坏、电子部件损坏,及车身箱体出现鼓包存在安全隐患,车辆空气流量传感器故障导致我方在销售过程中无法顺利交付车辆,为此承受多种损失,最为严重的是2017年 4 月 1 台车辆进门玻璃钢被女客户踩出窟窿,因你公司多次更换对接人员,导致前述情况发生后半年才予以维修。之后你公司仅仅是用一块不锈钢铁皮进行遮盖,并未根本解决车身箱体质量问题,直接导致我们销售延期及无法销售。

  北青报记者联系了华晨专用车相关负责人于贺。于贺表示截至目前还未收到来自北京华日菱递交的《告知函》,针对车身质量与售后问题,于贺回应称:“当时我们的确是采用了3mm厚度的花纹铝板进行修复。因为进门玻璃钢涉及的部件太多,如果要更换,需要把整个车门以及周围的家具都拆下才能彻底修复。如果当时经销门店对我们的维修方案不满,完全可以拒绝。而售后服务方面,自2019年以来北京对方并未联系过我们,另外我们售后服务对接人员从2015年之后就没有变动。”

  缺乏稳定代理渠道 价格出现大幅波动

  其实,相比产品质量,或许让华日菱更难以接受的,是华晨专用车通过其他渠道以更低的价格在北京出售大海狮C级房车。李振雷表示,“这也就是说我们这四辆库存车基本就是砸手里了。”

  在北京华日菱写给华晨专用车的《告知函》中也提到:自2019年8 月25 日起,你公司对大海狮C级房车自行降价10万余元,终端销售不足30万元,这将直接导致前期购买车辆的经销商无法销售。

  华日菱出示了其当时的购进产品价,价格为40.92万-42.48万元区间。北青报通过相关渠道询价,销售人员给出的裸车价格为29.88万元。

  针对产品价格,于贺说:“我们与华日菱的合同是2016年签订的,合同期一年之后便没有再续签,双方目前已不存在代理关系。2018年3月,我们与北京房车市场建立了合作关系,目前的产品定价是根据现在的市场行情来制定的。”

  北青报记者查阅了2016年北京华日菱与华晨专用车双方签订的“协议”,协议内容显示,双方代理为一般代理合同,华晨专用车有权在北京通过直营或者第三方合作的方式进行销售,且该“协议”未对产品终端售价进行限定。

  不难看出,此次双方的摩擦由华晨专用车通过其他渠道以调低终端售价的做法引起。华晨专用车方面认为,双方目前已没有代理关系且北京华日菱的库存车型为2016年采购,作为厂家来说不能因为一家经销商的销售不畅而阻滞自身企业发展。而北京华日菱认为,因为厂家的质量问题导致了产品滞销,而华晨专用车调低售价的做法损害了其作为经销商的利益。

  双方站在各自的立场提出利益主张,争端最终如何解决还未可知。但通过这起厂家与经销商的争端,映射出目前房车市场包括产品及价格在内亟待规范。

  房车市场要做大 售前售后都需规范

  房车产品存在质量缺陷,其实与房车整体市场情况有关,这很大原因是由于房车制造非流水线生产造成的工艺误差。而且相比欧美市场,目前国内市场需求量太小,生产企业尚处在经验积累阶段。

  如果将大篷车时代为房车的起源,那房车市场在美国已有近100年的历史。如今房车已在美国形成相当规模的市场,根据美国房车工业协会(RVIA)对12月美国房车制造商的调查显示,2018年全年美国房车销量为483672辆。欧洲市场亦是如此,数据显示2018年欧洲房车市场销量增长了6.7%,达到202611辆。其中,德国房车销量位居榜首,房车销量达到71186辆。法国,房车销量为32002辆。

  然而,作为舶来品,房车在国内依然处于一个初级市场阶段。根据普华永道思略特的数据,2016年以来,中国房车销量仅3000辆。2018年,国内房车销量达6000辆,同比增长33%,房车保有量约为2万。

  需要注意的是2018年大幅的市场增量背后,却是“僧多肉少”日益激烈的价格竞争。

  而这也是引起北京华日菱与华晨专用车争端的重要原因,当时华日菱的购进价是40万元,为何3年后华晨专用车要将终端市场下调近10万元?于贺表示:“目前国内市场销量仅在6000-7000辆左右,但有近200家企业来瓜分市场。从2018年到今年价格竞争格外激烈。”

  纵观近3年来的房车市场,定价是经过了一个由高再到低的过程的。有分析指出,由于房车产品大多为改装车型,底盘的购进成本往往影响产品的终端售价。以依维柯底盘为例,在对手欧胜底盘没有推出之前,依维柯宝迪底盘C型房车的定价在55万元区间左右,在欧胜底盘上市之初,依维柯新车价格一度飙升到65万左右,紧接着欧胜自动挡底盘的加入让依维柯新车的价格重新回到了40万至50万元区间。到了2019年,欧胜底盘(不含自动挡)车型价格一度落在了30万元区间甚至低于30万元。

  通过市场竞争,让消费者能以更低的价格买到房车,这似乎是一个行业竞争、洗牌的结果。然而,事实或许并非如此。

  与乘用车生产方式不同。就国内房车市场来说,大都使用非流水线生产方式生产,其生产规模有限,通过扩大规模价格成本的空间就小得多。而且,由于房车的特性,决定了房车是配件冗杂的综合体,从底盘到房箱,从家具到水电气配件,其所涉及的供应商链条更为庞大,每一位供应商都要保证自身利益。而房车改装厂其实充当的是整装车间的角色,如果要在终端售价体现竞争力,那么除了缩减采购费用,还有多少选择?

  当行业环境将价格作为竞争导向时,企业为不断控制成本以压低价格,这似乎符合汽车生存的规则。但是,就房车市场长远发展来看却是互相伤害的过程。

  不妨设想,在行业激烈的价格竞争中厂家利润受损,那厂家会如何弥补损失?是减少研发投入,降低上下游供应链的采购标准,还是减少售后服务的支出?这其中任意一个环节的变数都有可能直接影响到用户的产品体验。这对在中国市场尚处朝阳产业的房车市场来说,是否还未起飞,却已陷入买卖双方恶性循环的怪圈。

  这对包括华晨专用车在内的国内房车生产企业来说是需要思考的。从长远发展国内房车市场的角度来看,企业是否应该将更多资源放在产品力的竞争而非价格。控制成本的同时,以技术、品质为基础向市场提供更稳定质优的产品,获得良好的市场口碑,塑造品牌影响力以扩大市场占有率,这应该才是眼下国内房车企业需要努力的方向。

  当然,在国内房车市场也需要行业环境的规范与培养。这其中需要行业政策、法规的参与及引导。从房车的生产门槛,到改装过程中的用料、功能配件、车辆安全性、环保性等方面,还有需要完善的地方。

【免责声明】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