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首页   >    国内   >    正文

西部信托发年报 没提违反《反洗钱法》的事?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2019-05-23 17:41:56

陕西仅有的3家信托公司中,陕国投顶着上市公司光环,长安信托业务体量最大。至于西部信托,似乎较为低调,连年报披露,都“藏着掖着”。按照规定,信托公司年度经营管理、财务情况以及特别事项等,都需在年度报告中披露。以此衡量,西部信托2018年度报告难言完整。譬如,其违法《反洗钱法》被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处罚,并未在“特别事项揭示”披露。

1.jpg

  外汇天眼APP讯 : 陕西仅有的3家信托公司中,陕国投顶着上市公司光环,长安信托业务体量最大。

  至于西部信托,似乎较为低调,连年报披露,都“藏着掖着”。

  按照规定,信托公司年度经营管理、财务情况以及特别事项等,都需在年度报告中披露。以此衡量,西部信托2018年度报告难言完整。

  譬如,其违法《反洗钱法》被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处罚,并未在“特别事项揭示”披露。

  除此之外,外汇天眼指出,西部信托去年的“看点”还较多,再如与海航系的4.3亿元合同纠纷,股权转让挂牌未成交延期……

  01

  金融,国之重器。对金融机构的监管,相较其它行业也更为严格。

  年报披露,西部信托去年实现营业收入7.18亿元,较上年微增。实现净利润3.28亿元,同比微降。

  当然,作为信托公司一年一度的成绩单,年度报告需要披露的远不止此。

  银保监等监管部门对信托公司的年报披露,要求甚严。其中,《信托投资公司信息披露管理暂行办法》是规范之一。

  外汇天眼指出,依照该《办法》第十七条,信托投资公司披露的年度特别事项,至少应包括8项内容。其中,第(五)项为公司及其高级管理人员受到处罚的情况。

  西部信托2018年报,在“特别事项揭示”事项下,对于“公司及其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受到处罚的情况”的回答是:无。

  然而,事实如何呢?

  在过去的2018年,西部信托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是否果真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2018年8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开出两张罚单:西银罚字[2018]第12号和西银罚字[2018]第13号。处罚的对象分别为西部信托及其相关责任人。

  原因是,西部信托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照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第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二)款。

  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依法对西部信托处以60万元罚款,对其相关责任人处以4万元罚款。

  “金融强监管”的思路,市场已不陌生。“一行两会”官网披露的诸多罚单,也凸显着强监管的落实力度。

  只是,西部信托在被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处罚后,依然在年度报告中漠视的态度,是否契合监管部门强监管的精神?

  02

  被处罚之外,去年,西部信托还出现股东转让股权退出的情形。

  去年11月9日,西部信托的股权转让信息,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披露。其1.35%股权和0.18%股权被挂牌转让,挂牌底价为9473万元和1280万元,合计约1.0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转让方分别为西安飞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陕西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二者均隶属于央企中航工业集团。

  西部信托共有24名股东,控股股东为陕西省电力建设投资开发公司,持股57.78%。其余股东的持股比例均较小。

  此次转让的两名股东,排名分别位居第12位和第22位。如果转让完成,它们将完全退出西部信托。

  对于转让信托公司股权的原因,笔者从西部信托相关 人士处了解到,系西飞集团和陕飞集团应中航工业集团的要求,清理非主业参股项目,集中主业。

  这里提醒一下:西部信托的股东阵容,堪称豪华。不仅囊括了央企中航工业集团,还包括众多陕西本土颇具实力的资本系。

  譬如,其股东或股东背后,不乏彩虹集团、延长石油集团、陕西有色集团、陕煤集团、陕汽集团、烟草总公司陕西省公司、中航工业集团等大咖的身影。

  稀缺的金融牌照,以及一众如此强大的股东阵容加持,西部信托的股权,似乎不应乏人问津乃至延长挂牌期。

  2月下旬,首轮挂牌期达到3个月后,两项股权转让并未成交。于是,继续开始新一轮挂牌。

  不过,即使到了近日,粉巷君从西部信托相关 人士处了解到,其仍未收到股东变更的通知。

  03

  再说第三个事。

  西部信托每年的大量业务中,与海航系存在交集。其中,部分业务并不愉快。

  此前,西部信托曾为海航发行过相关信托产品。比如,2016年7月29日,西部信托·海航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成立,金额为5亿元。

  这笔信托计划在运行五个月后,提前结束,获得了达到预期收益率水平的年收益率。

  相比之下,2018年西部信托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与海航系公司发生4.3亿元的合同纠纷。

  由于信托公司信息披露的局限,这笔4.3亿元的合同纠纷,是“绕道”经由上市公司的公告,才浮出水面。

  去年12月3日,上市公司海航基础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海航基础控股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海航实业集团,所持有海航基础的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

  对于海航基础来说,可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原来,西部信托与海航基础控股集团、海航实业集团,以及同为海航系旗下的北京亿城房地产公司,产生了合同纠纷。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了此案。西部信托向陕西省高院申请了4.3亿元范围内的财产保全。

  于是,两大股东持有海航基础的23亿多股股份,全部被冻结。

  虽然“航海系”旗下公司债务的密集爆雷,堪称令市场胆战心惊的黑天鹅。但是,无论行业环境如何,结果则是,西部信托牵涉其中。

  在金融严监管的行业背景下,信托公司的风险防范和管理能力相较以往被更加重视。尤其是,诸如债务风险频发的2018年,更应时刻绷紧风险管理这根弦。

  待到2019年度报告披露时,西部信托会交出怎样的答卷?

【免责声明】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