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首页   >    国内   >    正文

前辈们留下一地教训 闪电上市的瑞幸能否幸免?

来源:全天候科技 2019-05-19 10:10:54

有过的教训证明,在打造“百年老店”这件事上,中国的创业者、投资人仍需努力。

  外汇天眼APP讯 : 瑞幸咖啡闪电上市的造富神话仍在热传。

timg.jpg

  成立18个月完成上市,市值一度超47亿美金,这是瑞幸咖啡创造的速度。北京时间5月17日晚,它带着巨额亏损的财报和“中国咖啡比美国咖啡只差自信”的宣言,登陆美纳斯达克,募集资金6.95亿美元

  敲钟现场,站在新晋“咖啡女皇”——瑞幸咖啡CEO钱治亚背后的是公司大股东、神州集团董事长陆正耀、愉悦资本合伙人刘二海等人,他们都是资本运作的高手。

图为瑞幸咖啡纳斯达克上市现场

  近两年,中国公司在美上市的速度一再被刷新纪录,创业公司跑步上市成为“一道风景”,包括成立42个月上市的趣店、40个月上市的蔚来,34个月的拼多多,还有27个月IPO的趣头条,他们不断刷新纪录,以更加闪电般的速度先后在美国资本市场敲响冲锋的号角。

  对于他们创造的“神话故事”,有人难以置信,有人表示质疑,也有人艳羡不已。

  实际上,这样激进的运作对于中国创投界来说并不是新鲜事。早在2005年前后,一些美国的著名VC开始进入中国,10多年来,风险投资在中国波澜壮阔,中国的创业者们也迎来黄金期。在创业者和投资人的共同助推下,过去10多年的时间里,中国出现过一批快速崛起、上市的明星公司,可惜的是,不少明星公司快速登顶后又迅速陨落了。

  江西赛维LDK、华视传媒、中房信,他们都曾创造过闪电上市的神话,但今天,还有多少人记得他们的名字?最可悲的还不是被遗忘——光伏巨头赛维LDK上市四年后即破产重组,其创始人彭小峰引咎辞职后再创业,却因涉嫌非法集资被捕;户外广告明星公司华视传媒已经退市;中房信已经被易居收购并从纳斯达克退市。

  今天闪电上市的明星公司是否会重蹈前辈们的覆辙?对于18个月上市的瑞幸咖啡来说,享受鲜花与掌声的同时,值得思考一下前辈们的教训,努力走的更远。

  户外广告泡沫中陨落的华视传媒

  小米创始人雷军有句名言——风口上的猪都能飞起来。在中国的创业投资界,最早的风口至少可以追溯到15年前。

  那时候,户外广告创投之风席卷中国。

  2003年,江南春在全国首创了户外媒 体——分众传媒。两年后的2005年,分众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市值达7亿美元;江南春身价也随之暴涨至2.72亿美元,一夜超越当时的首富张朝阳。

  当时,风险投资进入中国不久,大量知名的VC——软银、鼎晖、高盛等都成为分众传媒背后的资本推手,分众上市前,他们共向分众投入4000多万美元的资金跑马圈地,创下当时国内十几年来新媒 体业融资的新纪录。

  此后,这个领域一夜之间冒出众多跟随者,甚至一度出现了“分众效应”,大量创业公司在VC的支持下,抢占一切可以做户外广告的空间,烧钱造规模。他们中的一个佼佼者是华视传媒。如果说分众传媒主宰了电梯广告,那么华视传媒则在公交和地铁广告上占据了绝对优势。公司在2005年成立,2007年就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一时被传为佳话。

  华视传媒创始人李利民早年做房地产起家,其自主创立的深圳香榭里控股集团主营业务从地产延伸至电力、药业、餐饮连锁、保险经纪等多个领域。但直到入局户外广告并带领华视传媒成功上市,他的知名度才显著提升。华视传媒的成功也一度让李利民成为新媒 体领域的明星人物,并被冠以营销专 家的头衔。

图为华视传媒创始人李利民

  然而华视传媒IPO后的四年里,户外广告风口逐渐消失,金融危机爆发,加上内部的管理问题等,华视传媒股价从最高时的22.38美元一路下跌至不足1美元,暴跌99%,面临退市风险。虽然一度解除了退市警报,但据雪球显示,目前该公司已经处于退市状态。

  华视传媒的遭遇也折射出户外广告行业整体面临的问题:一方面成本居高不下,华视传媒的媒 体成本一度在总投入中占比超过80%,另一方面行业的恶性竞争使得对手不断压低价格,导致公司滑入“卖也亏、不卖更亏”的怪圈。

  上市后不久,华视传媒曾收购多家公司,但并为获得理想的收益。而在对地铁传媒DMG的收购案中,由于华视传媒拒绝支付尾款而被DMG股东起诉。2011年,华视传媒发布公告称,公司主要股东橡树投资和戈壁投资致信董事会,声称对这家公司的未来感到十分担心,认为李利民将公司带入了错误的发展方向,加上其多次作出错误的决定,要求撤换李利民的董事长职务,另觅人选。

  随着户外广告式微,李利民曾要带领公司全面向商业WIFI领域转型,并试图出售旗下的地铁广告业务。2016年,华视传媒曾试图向a股公司雷曼股份(300162.SZ)出售旗下的地铁广告业务,售价高达7.8元,但交易最终以失败告终。

  随后,分众传媒回归A股,这一度让李利民重拾信心,华视也曾试图拆掉VIE架构,但因为股权结构复杂,且涉嫌因操作违规,一直未遂。

  更蹊跷的是,到2017年3月,华视传媒境内的实体华视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股东都发生了变化。法定代表人从李利民换成了何献,股东从李利民持股70%变成瑞昌市天时传媒有限公司。

  此后华视传媒几乎再未进入公众视野,属于李利民的户外广告时代也早已结束。

  148天上市的中房信

  2018年7月20日,港交所,易居企业集团(2048.HK)董事长周忻与CEO丁祖昱共同举槌,敲响了上市的钟声。

  当天,易居企业集团的市值超过210亿港元,总募资44.34亿港元。2016年,从美国退市时,整个易居中国只有约11亿美元,且它还涵盖了交易、大数据和互联网等整体业务。

  从上市速度来看,如果找一个可以赶超瑞幸董事长陆正耀的操盘手,周忻绝对算的上其一。

图为易居企业集团董事长周忻

  外汇天眼指出,至今,周忻已经在美国、香港、内地敲钟5次,其中,最快上市的是中房信,该公司从成立到上市仅148天时间,2009年10月19日,中房信登陆纳斯达克,共融资2.16亿美元,开盘大涨。

  更绝的是,“中房信”这家公司主体在上市前还不存在,它由新浪的乐居和易居的克而瑞合并而成,用周忻本人的话来说, “公司成立那一天就是上市那一天。”

  这位从90年代开始就深耕房地产行业的低调玩家,在业内拥有强大的“朋友圈”。易居中国一度是中国房地产行业最大的一手和二手房代理商。

  2006年4月,易居成立了上海克而瑞(CRIC),专注提供房地产信息和咨询业务,此后,易居也将所有相关资产和员工转入其中。2008,得益于房市动荡的时期,克而瑞业务发展迅速,用周忻的话来说“信息的需求放大了”,而在2009年春季,房市回暖后,克而瑞也抓住了机会,持续增长。

  手握两家上市公司,一度让周忻备受关注。2009年底,在庆祝公司上市成功的全国各城市巡回路演酒会上,中房信联席总裁罗军反复向客户描述一个愿景——“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其坚定的语气、出色的口才让不少人相信:中房信不是伟大公司,就在通往伟大公司的路上。

  然而,这家要做“伟大的公司”的公司却在上市后财报大变脸,并在上市两周年之际向股东大会提交了一份私有化方案:以1.6美元+0.6股易居中国股票换购1股中房信股票。这意味着,中房信打算从纳斯达克退市。

  2012年4月23日,易居中国 (纽交所代码: EJ),宣布与“中房信” (纳斯达克代码: CRIC)正式完成合并,中房信在美退市,并成为了易居的全资子公司,4年后,易居中国在美股退市。“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这个目标离中房信越来越远。

  冒进的前首富

  曾经的江西首富、两家美股上市公司——赛维LDK和阳光动力的董事长彭小峰彻底“玩脱”了。

  2018年7月,苏州工业园区公安分局发布了一则“红色通缉令”,绿能宝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彭某某经园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彭某某”就是昔日中国最年轻的亿万富豪彭小峰。

  出生在江西小城的彭小峰从小有着不错的语言天赋。大学毕业后,他凭借外语优势投身外贸,并很快积累起了欧美客户。工作中,他发现了欧美太阳能行业的商业前景。

  2005年,彭小峰创办了光伏新能源企业赛维LDK,主要生产太阳能多晶硅片,并出口欧洲。

  两年后的2007年,赛维LDK“光速”登陆纳斯达克。当时,公司被华尔街的投资人极度追捧,打破多项纪录——赛维LDK是中国企业历史上在美国单一发行最大的一次IPO,也是当年新能源领域最大规模的一次IPO,同时也是江西省首个在美上市的公司。

  当年只有32岁的彭小峰一夜之间身价暴涨到400亿元,成为中国最年轻的亿万富翁、江西省首富, 在当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排名第六位。

  然而,上市后不久,由于过度依靠海外市场,补贴政策变化等因素,赛维LDK遭受沉重打击。

  自2011年以来,欧美对中国光伏企业进行了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再加上赛维LDK上市后疯狂扩大生产线,激进的投资策略导致资金链极度紧张。

  上市仅5年,这家明星公司就难以为继了。2012年,由于无法销售的产品和100多亿元的重大投资失误,公司总债务攀升至270亿元,公司开始裁员并拖欠供应商的货款,很快宣告破产。而作为最主要股东,彭小峰也难辞其咎。2014年3月31日,美国对冲基金阿波罗投资亚洲有限公司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出申请,要求彭小峰进入个人破产程序。

  但彭小峰没有因此消沉,他很快卷土重来,继续创业、造富。

  他的身份很快变成了SPI(阳光动力能源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SPI是2011年被赛维LDK收购的美国公司,但彭小峰经过一番调整把业务重心转向国内,提出了更为时髦的“互联网金融光伏”概念。SPI很快完成7轮融资,投资方不乏许家印、史玉柱等大佬。2016年1月24日,SPI转板登陆纳斯达克。

图为彭小峰(中)在SPI纳斯达克敲钟现场

  在采访中,彭小峰把SPI称作自己的“再出发”,并表示二次创业后“几乎没有休息过”。他为SPI设计出了清晰的战略框架——打造绿色能源生态系统。这个生态系统包括绿色技术服务平台(海外开发与建设、新维电力、新维智能、绿能宝创客平台);绿色金融平台:绿能宝、绿色售电平台、绿色电商平台等。

  这个商业模式的核心是绿色金融平台绿能宝。投资者只需1000元就能买到一块太阳能电池板,然后租给一家光伏公司。光伏公司可以获得了电力和政府补贴,而投资者最终获得了810%的年化回报率。曾有人评价说,绿能宝就是很典型的现金贷投资。

  然而好景不长,绿能宝在2017年突然陷入破产危机。据《财经》报道,自2017年4月以来,绿能宝逾期总额达6.31亿元(包括申请提现逾期4.88亿元和未到期项目投资1.43亿元),涉及线上投资人11064人。2018年7月,彭小峰被批捕。

  10年间,彭小峰从昔日中国最年轻的亿万富豪沦为了阶下囚,一个创业明星陨落。

  “常青树”仍是稀有物种

  无论现在还是过去,闪电上市的公司背后,几乎都一批资本运作高手在助推。

  外汇天眼指出,最早提出将中房信分拆上市的是易居的投资人——红杉资本的沈南鹏,而把这个信息服务公司包装成上市公司的操盘手中,还有新浪CEO曹国伟。两人的财务背景让这次整合进展顺畅。周忻曾提到,三人讨论上市的时候,“很少打电话是跟投行做论证去咨询的”,都知道接下来做什么。

  当年赛维LDK的背后也站着一大批VC。其中一位重要推手是法国NBP亚洲投资基金创始人王刚。他曾对媒 体表示,资本的力量在赛维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王刚不仅是赛维LDK的投资人,他还投资了另外一家光伏明星——无锡尚德,据他自己称,NBP在这两个项目上的回报均达到10多倍。连续押中两个光伏明星的王刚也一度成为VC圈炙手可热的红人,彼时的爆红程度几乎不亚于这两年互联网圈的朱啸虎。

  “硅谷风投教父”、红杉资本美国合伙人Michael Moritz曾提到,“最为成功的投资,应该是那些即使十年之后,人们仍然愿意持有其股票的那类公司”。

  如果按照这个标准,过去十多年来,中国的创业投资界打造的真正“成功”的案例屈指可数;但在快速打造造富神话这件事上,创业者、投资人们一直乐此不疲;而在塑造常青树、百年老店方面,他们仍需努力。

  有人说,瑞幸咖啡的名字取的好,所以够Lucky(幸运),这个结论源自一个未经证实的故事:当初瑞幸的女代言人人选原本是范冰冰,结果因为钱不够,改请了汤唯,而男代言人人选原本是吴秀波,但没谈妥,改用了男星张震。

  无论真假,对于幸运儿瑞幸咖啡来说,最重要的是未来能走的更好、更长远,其它闪电上市的公司同样也不能例外。

【免责声明】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