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这一数据创16个月新低!全球经济同步复苏神话破灭?

来源:东方财富 2018-04-13 10:40:13

由IHS Markit编制的摩根大通全球PMI显示,3月全球PMI结束了此前的五个月连涨,暴跌至16个月以来新低,由前值的54.8跌至53.3,创2016年第一季度以来最大跌幅,意味着全球经济增速显著放缓。

  由IHS Markit编制的摩根大通全球PMI显示,3月全球PMI结束了此前的五个月连涨,暴跌至16个月以来新低,由前值的54.8跌至53.3,创2016年第一季度以来最大跌幅,意味着全球经济增速显著放缓。

  全球经济复苏结束?

  Markit指出,3月全球经济增长已经大幅放缓至一年多来最低水平。虽然造成经济放缓的部分因素是暂时的,但经济增长的广泛基础已经弱化,表明经济增长已经过了顶峰。

  全球经济复苏的神话真的破灭了?

  海清FICC频道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表示,此轮经济复苏终结。

  他的主要逻辑如下:首先,贸易战将导致各自为战,利益冲突成为主要矛盾;其次,全球央行普遍进入货币政策紧缩周期,对经济开始产生负面影响;再次,一旦美国等发达国家牛市终结,将对经济产生负向循环,加剧经济下行压力;最后,拉动经济的中美两个火车头发生碰撞将道指全球经济复苏终结。

  财经评论员余丰慧则认为,现在说全球同步复苏已经到头为时过早!

  余丰慧指出,美国经济占全球总量接近25%,中国经济占全球总量接近15%,日本经济占比接近6%。只要这三大经济体,加上欧洲不出现大的滑坡,全球经济就无恙。特别是美国经济处在历史最好阶段,失业率创新低,通胀持续在最理想状态,经济增速高达2.9%,好于预期同期上期。美国巨大的贸易赤字充分说明美国是全球经济的第一拉动力,加之美国消费者透支消费的观念对经济拉动是超前的。同时,美国工人薪资在不断改善,美国消费这驾马车处在历史强劲水平。最值得关注的是,特朗普拉动经济两大实实在在政策正在持续发酵。一是减税政策。将企业所得税从35%降到21%,下调14个百分点,这个魄力最少目前世界各国无人能及,无人敢为。企业已经得到实惠,职工薪资得到增长,提高了企业和职工的投资与消费积极性,减税一招促进投资与消费两驾马车加速前行。二是特朗普1.5万亿美元的基建投资,正在动议国会通过。大部分投资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直接拉动经济增长的同时,间接带动民资投资。

  特朗普的一系列政策正在促使美国海外企业将海外资金汇回美国,将形成美国经济增长的强大资本资金。

  日本经济在安倍经济学指导下大获成功。2012年12月26日,安倍晋三被第二次推选为首相后,吸取2006年9月26日至2007年9月12日就任首相时的教训,采取了外交上迎合日本右翼,经济上大做文章,收拢选民之心的治国方略,特别是推行超级宽松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刺激股市上涨等内容的安倍经济学,结果获得成功。经过5年多时间,日本经济基本从低迷中走出,目前增速强劲,继续走高没有悬念。

  欧洲地区无论是欧盟国家,还是非欧盟国家,经济都在加速上涨,欧洲央行正在琢磨退出量化宽松,正在担心通胀走高呢!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四国经济复苏迹象非常明显,带动欧洲经济走高端倪已经显现。

  中国经济数据一直非常之好,中国官媒对中国经济营造的议论氛围是莺歌燕舞。实际上中国经济有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全球最大消费群体,加之消费升级使得轿车、洋房、智能电器家具以及大量的消费品电子进入家庭。高层次消费与世界最便利的消费包括支付方式,还有消费升级产品供给火爆,这些强大基础决定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后劲,一时低迷也绝对低迷不到哪里去的。

  “因此,只要上述世界四大经济体经济不出现闪失,带动全球同步复苏就不会有太大问题。现在说全球同步复苏已经到头为时过早!”余丰慧指出。

  中银报告认为,进入2018年,尽管金融市场持续波动,贸易战的风险走高,但全球经济继续维持稳定、全面的复苏态势,通货膨胀水平上扬。展望未来,全球经济复苏态势仍将持续,2018年全球经济增长率预期达到3.4%左右。伴随大国之间的博弈和政策调整,全球经济发展格局将会进入新的转折期。

  仍面临多重风险

  世界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表示,从全球整体的经济状况来看,有复苏的苗头,但是风险的因素可能还在扩大,在增加。

  刘尚希提出,要从整体的层面来认识风险并进一步增强驾驭风险的能力。他还提出“公共风险”和“私人风险”两个概念。他认为,应该正确的区分公共风险和私人风险,这样才能分清各自的责任,更好的共同来应对风险。

  刘尚希认为,控制风险一靠政策,二靠改革。他认为,政策只能去应对眼前的风险,而真正要从根本上把潜在的那些风险进行有效控制还依赖于一个良好的体制机制,这需要改革。

  银行发展预测局局长阿伊汉·高斯认为,短期来看世界经济增长会有比较好的表现,但是从经济增长的潜力来看,未来十年或呈现一个疲弱的趋势。

  “政治层面的不确定性虽然较2017年有所下降,但仍处于历史的高位,此外,地缘政治紧张、贸易保护主义情绪等风险仍然存在,而从中长期来看,增长潜力的疲软也是风险之一。”阿伊汉·高斯说。

【免责声明】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