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经济学界如何看待比特币?

来源:知乎@ 阿爾托莉雅 2018-02-04 16:21:47

比特币的设计体现了不考虑实体经济状况的基础版本的货币政策。比特币的区块链提供了一个货币指标的粗略衡量标准,特别是交易数量和名义数量,但没有提供实际货币交换价值的信息。

  经济学家如何看待比特币,就不得不提到2015年 Rainer B?hme, Nicolas Christin, Benjamin Edelman, and Tyler Moore 四位教授在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 上发表的 “Bitcoin: Economics, Technology, and Governance” (“比特币:经济,科技,与监管”)这篇文章。

  Risks in Bitcoin 比特币的风险

  比特币的设计机制导致它不同于以往的支付手段和价值贮存,有许多特质的风险 —— 市场风险,市场过浅问题(shallow market problem),对手风险,交易风险,操作风险,隐私相关风险,以及法律法规风险。

  任何比特币的持有者都会面临比特币汇率波动带来的市场风险。下图中描绘的是几个主要比特币交易平台的美元/比特币汇率和每周交易量。无论是把比特币作为交易媒介还是价值储藏,2013年到2015年间价格的大幅波动都会明显影响比特币交易者的行为。

image.png

  每周相对较低的交易量表明,比特币投资者也面临市场过浅问题:例如,一个试图交易大量比特币的人通常不能在不影响市场价格的情况下快速完成交易。

  鉴于比特币生态系统的集中化,交易中的对手风险已经变得很大。交易所(exchanges)即比特币交易网站,通常充当事实上的银行,帮助用户将货币兑换成比特币,因此许多人为了方便交易将比特币留在交易所中。然而,在Moore 和 Christin(2013)所研究的比特币交易所中,有45%最终停止了运营。由于安全漏洞,大交易所更有可能被迫关闭,而小交易所的运营商更有可能卷钱跑路。在关闭的交易所中,46%在关闭后没有偿还用户。如果用户避免在交易所上存有比特币,转而使用数字钱包服务(digital wallet services),则会出现其他风险,因为这些公司已经成为网络犯罪分子的目标。典型例子包括2013年11月从比特币钱包 inputs.io 中偷走的4100比特币,最终导致该公司违约(McMillan 2013),以及通过拒绝服务攻击(denial-of-service attacks)从比特币支付处理器 BIPS 中偷走的1295比特币(Southurst 2013)。

  比特币支付的不可逆转性增加了交易风险。如果比特币是由于失误或被欺诈而发送的,比特币系统没有内置的机制来解决这种问题。虽然买卖双方可以自愿地同意改正错误,但是比特币协议没有任何机制能够强行取回资金。不可逆转性使得比特币在交易方式的竞争中处于劣势:所有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消费者应该倾向于使用一个能够避免错误支付的支付系统。

  收款时也会产生交易风险。比特币交易在被添加到授权分块链之前是未结清的。交易批次是平均每十分钟一次。这就存在两种作弊途径。一个常常被低估的风险是,一个曾经视为授权的区块链后来被抛弃,这会导致在该块链中记录的任何交易都被取消。此外,恶意参与者在区块链更新之前通过快速交易的方法,可以重复使用比特币。比特币协议尽管已经设计措施来避免这种风险,但是如果比特币被用于比设计意图更快速的支付,这种攻击就是可行的(Karame,Androulaki and ?apkun 2012)。

  还有交易风险来自于受污染比特币的黑名单,受污染比特币指的是那些通过盗 窃获得的比特币。一些有关部门会公布非法获得的比特币(就像公布被盗的纸币上的序列号),要求大家拒绝和出现在黑名单上的比特币交易。然而,比特币黑名单是有争议的(Bradbury,2013),毕竟,黑名单将损失转移给那些在不知不觉中接收了黑名单比特币的人。黑名单显著增加了复杂性,并造成黑名单管理人员滥用权利的风险。最后,黑名单的广泛使用会破坏比特币的可互换性,因为区块链可供公众查阅,每个比特币都可以追溯到其独特的交易历史,原则上可以根据未来上黑名单的风险高低给比特币上赋予不同的价值。

  操作风险包括破坏比特币技术基础设施和安全假设的任何行为。例如,尽管用户努力保证私钥的安全,但是还是会出现纰漏,包括操作错误,安全漏洞和恶意软件。通过漏洞,黑客可以扫描硬 盘驱动器以搜索钱包证书和私钥,从而窃取比特币。如果协议设计中有潜在的弱点或可以通过密码分析强行突破防御,那么比特币交易平台也有操作风险。很多人注意力集中在所谓的“51%攻击(51 percent attack)”上,即如果某些团体能够可靠地控制全球一半以上的算力,他们就可以控制整个系统(Barber,Boyen,Shi and Uzen,2012)。如果出现这样的攻击,比特币社区可能会设计防御方案,但其过程将会引起混乱和冲突,同时可能会破坏对比特币的信任。

  对那些通过各种中介使用比特币的人,拒绝服务攻击(denial-of-service attacks)会产生极大的操作风险。拒绝服务攻击目是通过大量的信息和请求使得目标公司服务器变得无法使用或非常缓慢。这种攻击有不同的动机。例如,对矿池(矿池即是合伙挖矿,然后再分配比特币收益)的攻击可以阻碍其挖矿过程,从而为所有其他矿工(Johnson,Laszka,Grossklags,Vasek and Moore 2014)带来优势。一旦传出被攻击的消息,就可能会破坏交易过程中的信任,甚至会损害比特币本身的信任 —— 从而使得攻击者以较低的价格购买比特币。最后,攻击者可以通过威胁攻击破坏服务运营和客户信心,向服务提供商(如交易所)索取赎金。下图绘出了用户在2011年至2013年流行的 bitcointalk.org 论坛上报告的拒绝服务攻击数量,显示出从集中攻击矿池到集中攻击交易所的变化过程。尽管整个网络都存在拒绝服务攻击,但攻击交易所相对更容易变现。

image.png

  比特币同样带来了一定的隐私风险。比特币交易并不是真正的匿名:实际上,它是伪匿名的,因为每个交易都指定了帐户信息,即用户的公钥(public key),尽管没有个人名字,但是这个块链通过该用户标识符发布交易。此外,使用比特币进行的交易通常会显示真实姓名,例如,资金转换为传统银行货币或从传统银行货币转换,或从零售商处购买时所显示的客户名称和邮寄地址。原则上可以从这些来源获得比特币用户的身份,然后再与该用户的其他交易相关联。

  最后,比特币系统在各个国家都面临着不少法律和监管风险。例如,一个守法的用户可能会因为所使用的交易所从事犯罪活动而被冻结或扣押资金 —— 即使交易所中只有一部分客户实际从事犯罪活动。此外,对比特币仍不明确的税收规定一定程度上会阻碍国家税收筹划。

  Regulating Virtual Currencies 规范虚拟货币

  比特币的最初愿景在于反抗政府的监管和控制。 比特币延伸了网络自由主义(cyber-libertarianism),其至少可以追溯到约翰·佩里·巴洛(John Perry Barlow)1996年的“网络空间独立宣言(Declaration of the Independence of Cyberspace)”,否认政府在监督线上通信方面的作用。 很多人认为比特币的去中心化特性使得监管不可行,但现实似乎与之相反,监管是可行的,干预也是有用的。

  ·Fighting Crime 打击犯罪

  比特币应受到三类犯罪相关的监管:特定于比特币的犯罪(Bitcoin-specific crime),洗钱(money laundering),和比特币促成的犯罪(Bitcoin-facilitated crime)。

  特定于比特币的犯罪行为指的是对比特币及其基础设施的攻击,如比特币盗 窃,对矿池的攻击以及以操纵比特币汇率为目的的拒绝服务攻击。由于比特币是新生事物,执法机构和管辖权责任不明确,技术复杂性,程序不确定性,资源有限等原因,执法部门往往难以防止或者解决这些犯罪。

  其次,比特币可以用来洗钱。比特币洗钱可以变得越来越难以追查,尤其是当资金通过搅拌机(mixers)传送时,混合记录隐藏了真相,可能无法用于执法。这些特征可能有助于犯罪者隐瞒或歪曲犯罪收益。但是另一方面,比特币同时也包括了方便追踪资金的设计元素,包括区块链技术(提供永久性公开可用的资金记录)。

  最后,比特币促成的犯罪指的是为非法线下服务提供支付途径。例如比特币为“丝绸之路”(一家黑市购物网站)上出售的非法商品和服务以及敲诈勒索的资金提供了支付途径。犯罪分子会认为虚拟货币缺乏监管,他们也更看重不可逆转的交易,或者这些人被禁止使用传统支付途径,因此虚拟货币对犯罪分子很有吸引力。

  ·Consumer Protection 消费者保护

  监管存在的另一个理由是保护消费者。 在 Mt. Gox(曾经最大的比特币交易网站,现已破产)2014年2月丢失比特币并且申请破产后,人们逐渐意识到保护消费者的重要性。 Mt. Gox 丢失的比特币价值超过3亿美元。 这种情况一旦发生(Moore and Christin,2013),必须有秩序地公平分配剩余的比特币资产。 这种崩溃的风险也要求更多的信息披露以帮助消费者了解他们正在购买的产品。

  比特币转账的不可逆性导致了更广泛的消费者保护问题。 大多数电子支付系统提供了保护消费者免受未经授权财产转移的机制,事实上,这种保护措施通常被编入法律(例如,信用卡纠 纷的权利是由美国公平信用和结算法案保证的),因此,缺乏消费者保护的比特币似乎与长期的公共政策相抵触。

  ·Regulatory Options 监管选择

  监管者未来面临的主要挑战是在哪里施加限制。考虑到比特币网络中的参与者数量、地理分布和网络中的隐私保护,监管所有人似乎不可行。因此,监管者自然会想到监管重要的中介机构。但是中介机构会反问:为什么我们要为第三方使用者、客户或者供应商承担责任?此外,一些用户会预计监管者的注意力只在中介机构身上,从而采取行动避免这种监管审查,就像犯罪分子可以用现金支付,从而隐瞒自己的非法活动。

  原则上比特币的电子应用使得它在某种程度上比离线等价物更易于监管。考虑到盗 窃的问题,一旦偷来的现金进入市场流通,就很难回收。相比之下,比特币黑名单可以让执法机构追回所有不正当或被盗的比特币。

  比特币的税收问题仍然悬而未决。 2014年3月,美国国国内收入署发布了指导,与虚拟货币有关的交易往来可能为联邦税务创造应纳税款。因此,如果用户以一种汇率将美元兑换成比特币,而稍后以较高的汇率进行转换,用户应交增值税;相反,损失可抵缴其他收益税款。根据用户的目的和主要活动,收益和损失可以是普通收入或资本。虽然这一指导似乎是基于长期以来美国税法的基本原则,但是这产生了额外的复杂记账,因此被许多经常交易比特币的人所反对。

  虽然比特币现在似乎受到监管,但监管机构也面临一定的限制。 例如,如果一个国家对比特币的监管较严格,比特币服务就可能会在其他地方进行。如果许多国家阻碍比特币的使用,一些用户将使用像 Zerocash(与比特币相比,更注重于隐私,以及对交易透明的可控性)这样的服务,甚至采取更强的安全防范措施 —— 这可能更利于犯罪分子的使用,也为主流消费者增加了太多的不便。 整体监管目标不应针对比特币或任何其他特定系统或公司,而应在全球虚拟货币服务市场更广泛的背景下进行监管。

  Bitcoin as a Social Science Laboratory 比特币作为一个社会科学实验室

  比特币有可能成为社会科学研究的沃土。 比特币系统有一套清晰明确的规则(虽然不是没有摩擦),公开的交易记录(不同于大多数交易方式),数据的通用性甚至超出了区块链的范畴(包括市场价格和交易量)。 迄今为止,研究人员已经考虑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从金融市场的设计到用户行为,还有法律和法规问题。

  ·Bitcoin as a Financial Asset 比特币作为一个金融资产

  在比较了比特币交易所交易量和比特币网络交易总量之后,Glaser,Zimmerman,Haferkorn,Weber and Sterling(2014)认为,大多数用户(按数量)将比特币视为投机资产,而不是付款方式。 Brière,Oosterlinck and Szafarz(2013)研究了比特币和其他资产类别之间的相关关系后认为比特币投资似乎提供了多元化(diversification)的好处。 Gandal and Halaburda(2014)研究了不同虚拟货币的汇率以观察汇率协动并发现三角套利的机会。 对每日收盘价格的初步研究结果显示这种套利机会很少,但这可能反映出套利者的操作速度比数据点的频率要快。

  ·Incentive-compatibility in Bitcoin Protocol 比特币协议的激励相容

  当面对一系列协议时,经济代理人(economic agents)自然会想方设法增加自己的收益。例如,早期的矿池(即合伙挖矿,然后分配比特币收益)有“跳池”的现象:矿工选择离开处于“长轮(long rounds)”的矿池,从而避免和更多人分享挖矿成果。这就出现了一个机制设计(mechanism design)的问题,如何才能保证挖矿的预期收益随时间不变(Rosenfeld,2011)。

  总而言之,比特币客户端软件并不总是为了委托人(principal)的最佳利益而行事。在对等(P2P)网络层(Babaioff,Dobzinski,Oren and Zohar,2012)以及区块采矿协议(Eyal and Sirer,2014)中,如果暂时性地、选择性地隐藏信息,事先规定好的规则就不是均衡策略。此外,Houy(2014b)观察到,较大的区块比较小的区块赢得区块竞争(成功挖矿)的可能性较小,这意味着矿工在将新交易纳入区块时减少了获得奖励的机会 —— 这就提出了究竟为什么矿工要将交易纳入区块。这些问题只是理论上的讨论,我们还没有注意到经验证据表明现实情况与次优规则(suboptimal rules)存在显着的偏差。

  ·Privacy and Anonymity 隐私与匿名

  人们对网络隐私和个人信息的保护有很大的需求,比特币正是提供了这样一种解决方案 —— 虽然,像之前提到的,它并不完美。 有几篇论文分析了比特币交易的历史(Reid and Harrigan 2012; Ober,Katzenbeisser and Hamacher 2013; Ron and Shamir 2013),发现只要拥有有关于交易的一些额外的信息,是可以将比特币账户与真实身份联系在一起的。 Androulaki,Karame,Roeschlin,Scherer and ?apkun(2013)在类比特币的模拟环境中量化匿名性,发现通过用户的交易模式可以识别出几乎一半的用户。

  ·Monetary Policy 货币政策

  从广义上讲,比特币经济实现了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1960,p.90)的“k% 法则(k-percent rule)”的一个变体 —— 即将货币供给的年增长率固定为固定增长率的建议。实际上,比特币的协议要求在 k = 0 的时候结束铸币过程,不再产生新的比特币。事实上,k 在未来甚至可能是负的,因为当用户忘记私钥(private key)时,比特币会不可逆转地丢失。这就提出了货币政策中的经典问题之一:当一个经济体的规模增长率不同于该经济体的货币数量增长率时会发生什么?或者,如果把比特币看作是一个社会科学实验室,比特币经济体经济增长的速度比比特币的供应速度快会怎样?

  就像货币供给过快增长与通货膨胀挂钩一样,正如 Krugman(2011)在比较比特币经济与黄金标准时所指出,如果比特币被广泛使用,比特币固定的缓慢增长也可能会造成通货紧缩。为了应对这种风险,其他的虚拟货币开发者设计了新的规则。例如,Primecoin 和 Peercoin 提供无限的货币供应,其中 Peercoin 的 k 固定为约1%。

  目前还不清楚是否可以结合货币政策来设计去中心化的密码学货币,这些货币政策包括反馈(feedback)甚至是自由裁量权(discretion)。比特币的设计体现了不考虑实体经济状况的基础版本的货币政策。比特币的区块链提供了一个货币指标的粗略衡量标准,特别是交易数量和名义数量,但没有提供实际货币交换价值的信息。因此,区块链为完全基于名义数据的自动货币政策(automatic monetary policy)奠定了基础,但却不利于任何基于实际经济活动的政策。我们也许可以添加关于经济状况的信息,或者引入自由裁量权,但是也会带来比特币的监管问题。更多比特币和其他虚拟货币的经验可能会反应出一些货币政策长期以来的问题。

  Looking Ahead 展望未来

  比特币和其他虚拟货币的未来是什么?日常消费支付取代信用卡?取代国际现金支付?取代银行的短期存款?比特币和其他虚拟货币的未来是选择低成本,私密性还是去中心化?当发生争议时,比特币服务提供商是保护卖方还是买方?中本聪提供了一组答案,但是到如今,当初的设计已经不能满足现在的需求。众口难调,例如,追求私密性的的人会接受更复杂的系统和更高的费用,但主流的消费者和商家则会要求技术简单,费用低廉。

  其他的虚拟货币也正在觊觎这块领域。例如,Litecoin 的确认交易速度比比特币快四倍,适合用于零售用途和其他时间敏感的交易。 NXT 通过用权益证明(proof-of-stake)代替工作证明(proof-of-work)来减少挖矿中的电力和算力负担,并按照硬币持有量比例分配区块链职责。 Zerocash(Ben-Sasson et al. 2014)尚未投入使用,将通过隐藏公共交易历史中的标识符来提高隐私保护。 Peercoin 允许货币供应每年增长1%。为了被使用者接受,其他的虚拟货币必须要先赢得信心。比特币有其他的虚拟货币难以企及的领跑优势和媒体攻势。如果没有很正面的价格增长预期,很少有人愿意将传统的银行货币兑换成这些后发的虚拟货币。无论比特币是否以其广大信徒的预期进行扩张,它都为研究人员提供了一个非凡的实验室,并为商家和消费者提供了一个有吸引力的交换方式。

  这篇论文是在2015年发表的,成文时间则更早,和现在比,当时比特币的价格几乎是贴着横轴(附比特币价格走势图),不知道四位教授到底买了比特币没有,如今看到2017年末的价格走势会是什么想法。

image.png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对比特币的看法

  基本都认为是泡沫,早晚会破掉:

  2001诺贝尔得主Joseph Stiglitz 教授在2017年11月彭博社的电视采访中谈及比特币——

“Bitcoin is successful only because of its potential for circumvention, lack of oversight.”“So it seems to me it ought to be outlawed,”“It doesn't serve any socially useful function.”“It's a bubble that's going to give a lot of people a lot of exciting times as it rides up and then goes down.”

  “比特币的成功只是因为它可以规避法规,缺乏监督。”

  “所以在我看来,它应该是非法的,”

  “它没有任何有益社会的功能。”

  “这是一个泡沫,它变大时很多人都一颗赛艇,但是最后它会狗带。”

  2013诺贝尔得主Robert J. Shiller 教授同样在2017年11月彭博社的电视采访中谈及比特币——

“Bitcoin, it's just absolutely exciting,” “You're fast. You're smart. You've figured out nobody else understands. You're with it. And bitcoin has this anti-government, anti-regulation feel. It's such a wonderful story. If it were only true.”“I don't know where it's going to stop,” “It's going to go way up, like the stock market in the 1920s. We will reach a 1929 eventually. But then it won't go to zero, it just will come down.”

  “比特币,这绝对是一颗赛艇。”

  “你动作很快,你很聪明,你比谁都明白。没毛病。比特币有这种反政府,反监管的feel。这是一个很棒的故事,如果是真的话。”

  “我不知道它的价格会停到哪里,”

  “它会像20世纪20年代的股票市场一样走高,最终我们重温1929。但是它的价格不会降到零,它只会一直狗带。”

  2013诺贝尔得主Eugene Fama 教授在2015年11月CoinTelegraph的采访中谈及比特币——

“People won't use it because basically it's very difficult to know how much you need to settle. It is quite variable, they won't want to hold it as just a way of settling payments, they will try to get rid of it quickly, as they do; and that's not good for the survival of that kind of a unit of account,”“As if it doesn't have a stable value it's probably not going to survive as a unit of account. What that means is that its value is likely to go to zero at some point.”“I guess that for a drug dealer that has a lot more value.”

  “人们不会用它的,因为基本上你不知道需要多少比特币来结账。这太不稳定了,人们不想把它作为一种付款方式,很快就会抛弃它,就像现在这样(注意这是2015年的采访);这对一种记账方式可不太妙啊,”

  “如果它没有一个稳定的价值,它不太可能作为一个记账单位存活下来,这意味着它的价值可能会在某个时候狗带为零。”

  “我猜对于一个毒贩来说,它会更一颗赛艇。”

  Economic Job Market Rumors (一个经济学的匿名吹水不用负责任论坛)时常有关于比特币的讨论,整体上是不看好(看不起)比特币的(但是看好狗狗币 Dogecoin)。一般认为比特币是泡沫,有价格没价值。

【免责声明】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立即扫码下载APP

免费获取更多内容